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鸾归桐  作者:斑之 书号:45873  时间:2018/3/23  字数:5808 
上一章   第三百十四章 生女    下一章 ( → )
红杏梢头,二月犹浅。

  早阳光明亮,却没多少热乎气,落在屋檐上晒不化积雪,只能叫人心下敞亮些。

  但这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贾复紧抿着嘴角,疾步穿过宫廊,阳光斜在他肩上,却点不亮他幽深的眼眸。

  因着皇后的缘故,他夫人和宁平长公主来往密切,带得他和固始侯李通私也甚为不错。

  去岁,李通为避功臣不得善终的怪潭,称病坚辞。

  就是这样不恋权势,大司徒侯霸还不肯让李通归封国,进言于陛下:“…通怀伊、吕、萧、曹之谋,建造大策…功德最高,海内所闻…就诸侯,不可听…”

  后宁平长公主进宫说与皇后,陛下又深知李通秉才放其归南

  李通走后,连着给贾复来了几封信。

  说陛下以柔治天下,心宽仁。

  如若贾复肯以功臣之身勇退,可保家族百年煊赫。

  贾复虽是武将,却是儒生出身。

  李通说的道理他都懂,只是身居高位代表的并不是一个人一家人的利益。

  他说要退,无数人慌忙来劝阻。

  这次年节,他拒绝一切拜访,窝在府中一遍又一遍地写请辞奏章。

  却不妨开年之后他呈上奏章后,陛下并不批回,而是直接下诏封他为胶东侯,食邑郁秩、壮武、下密、即墨、梃、观六县。

  诏书一下,群臣哗然,都道他贾复圣宠正隆。他知道陛下留他和李通都是真留,可他思来想去还是决意再次请辞。

  太史公曾言:“…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

  这话真似是专为开国功臣说的。

  高祖时忌惮功臣们,的诸异王不是起兵被杀就是被废杀,功高盖世如韩信都逃脱不了诛灭三族的结局。

  鸿门宴上舍身护主的樊哙若不是因陈平保护和逢着高祖逝世,想必也逃脱不了身死族灭。

  而陛下和善,深信柔能克刚,弱能制胜。

  赤眉降后,陛下令冯异趁势入关中。

  有人密报与陛下,言冯异**关中,斩长安令,威权至重,百姓归心,号为“咸王”

  陛下闻之,并不像霸王待范增自此就生了猜忌之心,而是叫把密信带与冯异看。

  冯异慌忙上书:“臣本诸生,遭遇受命之会,充备行伍,过蒙恩私,位大将,爵通侯,受任方面,以立微功,皆自国家谋虑,愚臣无所能及。

  臣伏自思惟:以诏来战攻,每辄如意;时以私心断决,未尝不有悔。

  国家独见之明,久而益远,乃知‘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当兵革始起,扰攘之时,豪杰竞逐,惑千数。

  臣以遭遇,托身圣明,在倾危溷肴之中,尚不敢过差,而况天下平定,上尊下卑,而臣爵位所蒙,巍巍不测乎?

  诚冀以谨来,遂自终始。

  见所示臣章,战栗怖惧。

  伏念明主知臣愚,固敢因缘自陈。”

  陛下见信后立时回道:“…将军之于国家,义为君臣,恩犹父子。

  何嫌何疑,而有惧意?”

  其后果用之不疑,令冯异继续南征北战。

  去岁冬十一月戊寅,吴汉、臧宫与公孙述战于成都,大破后吴汉屠成都,夷述宗族及延岑等。

  陛下闻信后,回护吴汉并不加罪于他,反倒责备刘尚没有尽到劝阻的指责。

  贾复相信他若真留在朝中,陛下也不会见疑于他。

  但他仍是要固辞之。

  有风吹来,稍去寒气,拂落庭中松柏枝头上的雪团,簌簌而下。

  忽有一阵冷香幽幽而来,贾复抬眸望去,但见三五宫人抱了梅花瓶自那边廊下而来。

  见了他来,忙俯身见礼。

  贾复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等到殿内由宫人去狐披风时,他拉住赵昌海低声问道:“陛下今心情不畅?”

  赵昌海眸中闪过讶然,却并未瞒他,爽快认了:“也不知怎了,陛下是有些烦躁,都摔杯子骂了人。”

  陛下涵养极佳,逢大事都不怎么动怒。

  摔杯子骂人,那已经是动了大怒了。

  贾复颔首,表示心里有数了,抬脚大步进了殿内。

  宽敞明亮的殿内宫灯常明,寂静无声。

  刘秀正俯首案间批复奏章,听了脚步声也不问是谁,更不停笔,只道:“来了?”

  贾复躬身行礼,就听刘秀又道:“君文,坐朕跟前来…”

  贾复便碎步上前,坐在了刘秀下首,等着垂询。

  刘秀很快便批完了手中的奏章,抬起头来:“有人跟你透风来是怎么的?头一次到朕跟前这么规矩老实。”

  他语中带笑,但贾复想殿外的赵昌海想必额头上都漫起一层冷汗了。

  历朝历代,无论是什么样的皇帝,都无法容忍黄门和外臣串连,此乃大忌。

  贾复笑了笑,不慌不忙地道:“臣见宫人把梅花瓶都抱了出来,就知道陛下只怕心下烦闷。”

  皇后怀孕后,陛下唯恐熏香不利胎儿,使宫人采四时之花熏殿。

  后入冬后天气寒冷,皇后不便外出,便留在了长秋宫中养身。

  但陛下仍保留了用梅花鲜果熏殿的习惯,今突地叫人挪走想比是心下不快。

  可朝中近来没有什么大事,只怕还是为私事所扰。

  所以贾复并不追着要为陛下分忧,话到这里也就作了罢。

  刘秀闻言落拓一笑:“你这人啊,真是七窍玲珑心。”

  他今一起来就觉得心下惶惶,仿佛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极力引着自己不往这上面想,却仍是不管用。

  这一天止不住地往殿外望,自己也不知等些什么。

  又打发了人去长秋宫问皇后好不好,回话说马荻正陪着皇后说话,逗的皇后笑声不断。

  岳母说过,孕妇最怕的就是感怀憋气,伤了孩子又伤了自己。

  他为此特意吩咐马荻入宫,如今看来效果果然不错。

  只是,到底哪不对劲呢?

  他深了口气,望向贾复:“又来和朕请辞?”

  还不等贾复点头,他便断然拒绝:“朕知卿心,卿也该知朕心才是。”

  贾复笑了笑,拱手道:“臣知道陛下对臣再信任不过,只是如今天下大定,臣也该放马南山,好好陪陪内子儿女了。”

  刘秀瞪他:“才多大年纪,就想享清福?”

  贾复还是笑,“臣本就无大志,久在朝堂只觉得身心俱疲。”

  刘秀慢慢搁了手中的笔:“朕明白你的顾虑,也明白你是为了让我们君臣能相伴始终。

  只是,朕是真想你再多帮朕几年。”

  贾复不为所动,依旧坚持:“江山代有才人出,太学中学成的儒士已可为陛下所用了。”

  刘秀见他如此执拗,只得长叹一声:“那便如卿所愿,去左右二将军,免卿职。

  但须进特进…”

  他见贾复还争执,便蹙眉道:“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

  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

  这番话是孝宣帝从前训诫太子刘奭的,说的是汉家治天下名儒实法。

  如今刘秀重提此话,是在提醒贾复刚学成的儒士循规蹈矩、固守成规还不适合治国。

  他是真希望贾复能再帮他几年。

  贾复心知推不了,又感动于陛下的由衷信任,当下到底痛快行礼谢恩:“臣谢陛下隆恩。”

  刘秀唔了一声,笑意浮现出来,满意地道:“君文啊,朕是真需要你,就再辛苦你几年。”

  他站起身来亲自伸手去拉贾复:“我们君臣许久不曾在一起饮酒了,今天留下来,留下来。

  家里朕叫人去通知一声,你不必挂心。”

  孝成帝时,张禹以老病请辞,但仍以列侯身份朔望朝见,位特进,见礼如丞相。

  行之既久,虽是散官,但仍渐成加官。

  以赐列侯中有特殊地位者,朝会时位仅次三公。

  贾复既连特进都受了,便也不推三阻四了,朗声应了声诺。

  殿里君臣相得,气氛正是融洽之时,赵昌海忽疾步地冲进殿来急声道:“陛下,长秋宫传信过来说皇后殿下发动了…”

  贾复大惊,刘秀却是长松了口气。

  原来他心下的慌乱烦躁要应验在这儿。

  也真是怪了。

  桐儿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孩子,足月的有,早产的也有。

  但他急归急,却没有一次能心有所感。

  他感慨了一下,回过神来,笑容都扯到耳上来。

  他拍了拍贾复的肩膀,“君文,这真是不赶巧了。

  回头朕在满月酒上和你喝个不醉方休。”

  皇家又要添丁进口,这是天大的好事。

  贾复也甚是高兴,当下应了声是。

  刘秀便快步流星地出了殿。

  帷幕一掀起,凛冽清新的寒气便直往人嗓子眼里进。

  原来,不知何时竟下雪了。

  刘秀没空惊叹了,他上了肩舆便叫快些往长秋宫赶。

  他到时,岳母和大姐、小妹早已经到了,正坐在一块说话。

  见他来了,大姐率先上来:“产婆和医都进去了,如今一切都顺利的很。”

  刘秀嗯了一声,稍微安心些了。

  他坐下来,心不在焉地听着岳母和姊妹们说话,目光凝滞在了那紧闭的朱门上。

  今早起来,他问桐儿感觉怎么样?

  她还笑呵呵地说好的,又叫她熬过去一天。

  生刘辅时早了一个月,她因为这总害怕刘辅有什么不足。

  他当时听了这话,摸了摸她的头,给她宽心:“你天天开开心心,吃好喝好的,还能把孩子养不好了?”

  她听了便笑,特别灿烂的笑。

  她和他说:“要是这胎是女儿就好了。”

  他笑:“老天爷看我们就缺个女儿了,还能不成全我们?”

  刘秀深了口气,从前万般期待如今终于到了揭晓的时候了。

  一定得是个女儿。

  这胎过后,为了桐儿的安全,他万不能叫她再生了。

  所以,还请上天眷顾——

  他正心绪纷时,忽听了伯姬笑道:“这次可把马荻吓坏了。”

  马荻?

  这里头还有她什么事?

  他抬起头来。

  伯姬见了便笑道:“马荻说了个笑话,嫂嫂笑的厉害,笑到后头就叫肚子疼了。

  马荻年纪小,没经过事,一下脸就吓白了。

  我来了后,怕宫中没人顾得上这孩子。

  便叫宫人送她出去了,又告诉她嫂嫂这是时候到了,不关她的事。”

  刘秀听了哭笑不得。

  敢情这孩子是被笑出来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得着信的皇太子刘疆和右翊公刘辅、右翊公刘康匆匆赶来了。

  三兄弟中,刘疆是眼见着他二弟和三弟落地的。

  照理来说,该最为镇定才是。

  但也不知怎地,他手心一直冒汗,心还止不住地扑通跳。

  他连喝了几杯茶来缓和情绪,心下暗自祈愿母后生产顺利,最好还是生个妹妹。

  殿人望穿秋水的等到戌时二刻,终于听见里间传来婴儿嘹亮的哭声。

  “生了,生了。”

  “好时辰,好时辰。”

  “是啊,都说戌时生人容貌秀丽,聪慧灵透,最是有福了。”

  …

  外祖母和姑姑们并不关心新生儿是男是女,只为新生命的降临而欣鼓舞。

  刘疆心下如猫爪挠过,他挪到刘秀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襟。

  刘秀垂下眸来:“怎么了?”

  刘疆:“母后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刘秀也为这紧张忐忑的很,当下便笑道:“父皇也…”

  不知道三字还噎在喉间,忽听得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响起。

  青素抱了清洗干净的孩子出来抱喜:“恭贺陛下,殿下生下了位小公主。”

  公主!

  真的是公主!

  刘秀的眼睛一下就了。

  上天夺去了他很多东西,但又格外厚赐了他许多。

  盼什么就来什么,他还能有什么怨言呢?

  他朗声大笑起来:“来,抱来给朕看看。”

  小婴儿躺在襁褓里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打量着世界,眼前乍然出现里这么多兴奋不已的人,立时哇哇大哭起来。

  刘疆急的不行,忙哄她:“妹妹不哭不哭。”

  伯姬见了便笑他:“当初你两个弟弟可不见你这般,他们一哭啊,你头都大了,烦躁的不行。”

  刘疆振振有词:“女孩嘛,自然得宠着些。”

  一句话逗的殿人都笑了。

  刘秀抱了孩子进去看郭圣通。

  她累的头大汗,虚般地躺在榻上由着宫人给她擦洗。

  刘秀心疼的不行,把孩子放在她身边给她看,“辛苦你了,孩子很好。”

  郭圣通欣慰极了:“我这十多年来一直盼着有个女儿呢,如今可算如愿了。”

  刘秀笑:“是啊,这只凤凰终于飞上了梧桐树。”  Www.VlIxS.CoM 
上一章   鸾归桐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三百十四章生女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鸾归桐是斑之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鸾归桐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