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鸾归桐  作者:斑之 书号:45873  时间:2018/3/23  字数:5899 
上一章   第两百八十七章 用药    下一章 ( → )
惨淡的月光中,甄氏低下头去:“蒙陛下恩典,在家休养了这些时,又亲赐医药,已然大好了。”

  郭圣通很是不信,倘若景丹已经大好,甄氏早该松口气了吧。

  她心头怪不安的,怕景丹因为事态紧急只能用他而逞强硬上。

  倘若有个三长两短,叫她如何面对甄氏母子?

  她唔了一声,去拉甄氏的手:“我和夫人还在邯郸时便好,夫人若有为难处决不能瞒我。”

  甄氏深了口气,仰起头来对郭圣通笑了笑。

  她坚持景丹如今最多只是有些病后虚弱,郭圣通被的无奈,也不好一直揪着问。

  总不能着人家承认夫君身体不好吧?

  那不成咒人家了?

  只是,这股不安一直萦绕不散,就像喉间堵着一口气下不去似的。

  她们又说了会话,殿门开了。

  刘秀和景丹一前一后地走出来。

  出乎郭圣通意料的是,景丹的状态看起来倒还不错。

  虽瘦了许多,但步伐沉稳,声音洪亮。

  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有神。

  可——

  郭圣通刚想收回目光的时候,忽地发现景丹深拢在袍袖中的右手轻微迅速地摆动了一下。

  她蹙起眉来,仔细看去,又不抖了。

  恍惚方才只是她眼花了一下。

  不对,不对。

  她好端端地怎么会眼花?

  景丹的疟病绝没有好。

  “皇后…”刘秀轻轻叫了她一声。

  她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她盯着景丹盯得有些太过明显了。

  景丹把手往里缩了又缩。

  看来,真不是她多想。

  既被发现,郭圣通便索光明正大地打量起景丹。

  景丹曾听人说起过,皇后自幼学医,颇此道。

  他唯恐让皇后看出不对来。

  毕竟此时情势,容不得他退缩,因为陛下只能用他。

  他不想叫陛下为难,也不想让自己有憾。

  好男儿,死在疆场上也是死得其所。

  他敛身告退:“军情紧急,臣这便去了,还请陛下留步。”

  “等等——”

  刘秀还没说话,郭圣通便抢先出声。

  眼见众人目光一齐扫来,她也不惧,只缓声问道:“栎侯已然大好了?”

  所谓疟疾,皆生于风。

  可细分为瘅疟、温疟、牝疟三种。

  瘅疟者,肺素有热,气盛于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

  因有所用力,腠理开,风寒舍于皮肤之内,分之间而发。

  发则气盛,气盛而不衰,则病矣。其气不及于,故但热而不寒。

  气内藏于心而外舍于分之间,令人消烁肌,故名曰瘅疟。

  温疟者,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亦以时作。

  其脉如平,身无寒,但热,骨节疼烦,时呕。

  温疟也可以理解为瘅疟之轻者,因其热未极,则复,能作后寒,是谓温疟。

  疟多寒者,病以时作,名曰牝疟,蜀漆散主之。

  但无论是哪种,起因皆是因舍于营气,藏于皮肤之内,肠胃之外。

  人而与争则寒,出而与争则热。

  随经络而内搏五脏,横连募原。

  盛虚更替。

  寒栗鼓颔,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疼如破,渴冷饮。

  疟与卫气相离,则遍身汗出,热退身凉,头痛停止,可安然入睡。

  疟复又与卫气相,则之前种种症状重起,直至疟与卫气相离。

  如此反复折磨,叫人委实是生不如死。

  而景丹已经进入了体寒战栗的阶段,接下来就该是全身高热了。

  他即便能咬牙忍住颤抖,可如何掩饰面色红,热汗齐出?

  所以才会这么着急想走吧。

  也是情势人,不得不如此。

  可她瞧景丹如今这样,如果不及时用药救治的话,最多只能再熬半月。

  她同样也是不得不说。

  景丹听闻郭圣通发问后,果然死不承认:“臣的确已经大好,不过还有些病后虚弱乏力而已,不足为惧。”

  说罢这话,又朝刘秀再拜了一拜,他转身就要走。

  甄氏母子俩也齐齐向刘秀和郭圣通行了一礼,跟上了景丹。

  刘秀见郭圣通似是瞧出了什么,当下便低声问郭圣通:“景丹病情究竟如何?”

  郭圣通简洁明了地回答他:“还能再熬半月。”

  刘秀大惊,侧目望向郭圣通。

  郭圣通平静地着他的注视,再次点头确认。

  刘秀喉咙发紧,“能治吗?”

  郭圣通点头,“给我半个时辰。“

  刘秀松了口气,眉头舒展开。

  他立时吩咐赵昌海:“把栎侯叫回来。”

  …

  景丹折返回来后,还想嘴硬。

  郭圣通也不理她,只看向甄氏母子,说起了一件往事:“不知道夫人在邯郸城时,有没有听说过谢躬儿媳范氏的事?”

  谢躬夫人王氏当时为了让郭圣通就范,还曾写了书信去给谢躬,想叫刘秀给郭圣通施

  甄氏怎么不知道?

  可那会郭圣通说什么都不肯再去。

  后来那范氏孩子死在腹中,又产不下来,自个儿也跟着搭上了性命。

  她点点头,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郭圣通。

  这是说她夫君也命不久矣吗?

  郭圣通知道景丹不肯在病情上耽误时间,当下便直白地点头:“栎侯若不及时用药,最多还能熬半个月。”

  甄氏手脚立时一片冰凉。

  半月?

  那这岂不是说夫君这次带病出征有去无回?

  恐惧似一把尖刀笔直进甄氏的心里,鲜血四溅。

  她痛得说不出话来。

  她捂着口望向景丹,目光里是哀求。

  景丹虽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再清楚不过,但真被人点出来命不久矣,还是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回不过神来。

  死亡面前,谁也没法做到绝对的冷静。

  他望向甄氏和儿子景尚,有心想安慰他们一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沉默地跟着父母的景尚说话了:“可臣父一直有服药,怎会毫无半点作用呢?”

  郭圣通深了口气,望向刘秀:“我先给栎侯把把脉吧。”

  刘秀点头。

  景丹只得把手伸了过来。

  郭圣通把手搭上去。

  她很谨慎仔细,足足号了一刻钟,心中有了定论才收回手。

  “栎侯不必心急,我开个方子给你路上吃。

  五六内便能止住复发,十天后定能大好。”

  景丹听得放他走,便松了口气。

  说句掏心窝的话,他的命固然重要。

  可若洛城危,便连他的夫人儿子都保不住了。

  羽年取过笔墨纸砚铺在书案上,郭圣通一面写方子,一面把这病情详细地说一遍。

  “疟者,争也。

  暑蒸汗,浴于寒水,寒入汗孔,藏于肠胃之外,秋伤于风,则成疟病。

  卫气离则病休,卫气集则病作。

  卫气昼行于二十五周,夜行于二十五周,寒在经,得而外出,得而内薄,其浅在分,则昼与卫遇而作,其深在分,则夜与卫遇而暮作。

  中于头项者,卫气至头项而病。

  中于脊者,卫气至脊而病。

  其后客于脊背也,循脊而下,其气低,故其作晏。

  其前行于脐腹也,循腹而上,其气高,故其作早。

  其内薄于五脏,横连于募原也,道远而行迟,不能与卫气遇,故间乃作。

  我不知道栎侯当是如何发病,但可以肯定的是因着当初在军中耽误了治疗。

  后面医治时医者难免会有些难以下手,所以也就导致了病情反复发作。

  疟病以月一发者,当以十五愈,甚者当月尽解。

  如其不尽,便结为症瘕,必有疟母。”

  她望向甄氏:“夫人夜照顾栎侯,他腋下是不是有痞块?”

  只把把脉就能知道的这般详细?

  甄氏惊愕之余,当即连连点头。

  便是景丹也瞪大了眼睛。

  郭圣通垂眸书写,“这便是了。

  她提笔写完药方递给赵昌海叫他赶紧去抓,“就在宫中制好了药带出去吧,也省得路上折腾了。”

  她又教甄氏用针灸辅佐药用,“灸上星及大椎,至发时灸百壮。

  再灸风池二三壮、肾俞百壮。”

  甄氏用心听着。

  一时药取回后,便就在外间熬了起来。

  景尚一贯孝顺,听闻父亲病情能好转起来比谁都高兴,也自然比谁都用心。

  他趁父母和帝后说话间转到了外间去看。

  羽年正在拿团扇守着熬药,见他出来点头叫了声景公子。

  景尚知道这是皇后身边的得宠宫人,当即也还了一礼,“我可以看看药方吗?”

  “喏——”羽年扬起下巴,示意他就放在书架上。

  景尚自父亲病下后,心急如焚,可既帮不上忙,又替不得父亲受苦,便常自学医书。

  几个月下来,略地也通了些医理。

  可眼下拿着手里这药方,却实在是有些看不懂。

  “…鳖甲十二分、半夏一分、柴胡六分、黄芩三分、人参一分、干姜三分、桂枝三分、阿胶三分、芍药五分、大黄三分、厚朴三分、葶苈一分、熬石苇三分、去瞿麦二分、赤硝十二分、桃仁四分、乌扇三分…

  上二十三味,为末,取煅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俟酒尽一半,着鳖甲于中,煮令泛烂如胶漆,绞取汁,内诸药,煎为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服七丸,三服…”

  黄芩清热燥,泻火解毒,可用。

  牡丹除时气头痛,客热五劳,可用。

  柴胡微寒,有疏肝利胆、疏气解郁、散火之功效不错,

  但若受热,因虚而致劳,不是当斟酌用之吗?

  鳖甲虽滋清热、潜熄风,可虚而无热者是忌用的。

  这怎么能行呢?

  景尚望着手中娟秀的字迹,深了口气。

  他相信皇后是真想治好他父亲的,他如果现下去提出疑问,皇后只怕要不快。

  可他心中忐忑,怎能装作不知?

  他一咬牙,到底还是转身进了殿内,对郭圣通提出了疑问。

  他说的很是婉转,可饶是这样仍被父母连连狠瞪了几眼。

  甄氏低声骂他道:“你这孩子,殿下只把脉便把你父亲的病情说的那么清楚,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刘秀见了,笑着止住,“孩子一片孝心,委实可贵。”

  他招手让景尚近前来,“你父亲恐怕都不知道,朕当初求学于长安时生了肺痈,还是晚期。也是皇后将朕从鬼门关拖回来了,所以别看她年纪不大,但医书的确可靠。”

  肺痈乃是热毒瘀结于肺后,肺叶生疮,热壅血瘀,蕴酿成痈。

  至晚期败血腐化脓,根本是没得救的。

  皇后若连这样的绝症都能妙手回,医术自然是妙的。

  景尚涨红了脸,“臣子不敢。”

  郭圣通也爱这孩子孝顺,笑问道:“若是心里不安却不敢问,那孤和陛下才要生气呢。”

  她一一解答起景尚的疑问来。

  “劳有五劳,病在五脏。

  若劳在肝、胆、心,及包络有热,或少经寒热者,则柴胡乃手足厥、少必用之药;

  劳在脾胃有热,或气下陷,则柴胡乃引清气、退热必用之药;

  惟劳在肺、肾者,不用可尔。

  然诸有热者,仍宜加之。

  且诸经之疟,皆以柴胡为君。

  十二经疮疽,须用柴胡以散结聚。

  则是肺疟、肾疟,十二经之疮,有热者皆可用之矣。

  但要用者思病原,加减佐使可也。

  不分脏腑经络、有热无热,胡乱用之,当然不可。”

  景尚仔细听着,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来。

  郭圣通又道:“至于你说鳖甲虚而无热者用不得,这是没错的。

  可你父亲如今哪不热了?

  他只是虚。”

  她详细地解释起药方来:“鳖甲行厥而消癥瘕,半夏降明而消痞结,柴胡、黄芩,清泻少之表热,人参、干姜,温补太之里寒,桂枝、芍药、阿胶,疏肝而润风燥,大黄、厚朴,泻胃而清郁烦,葶苈、石苇、瞿麦、赤硝,利水而泻,桃仁、乌扇、紫葳、蜣螂、鼠妇、蜂窠,破瘀而消癥也。”

  景尚听她说的这般头头是道,最后的疑虑也去了。

  一时药丸煎成,刘秀让黄门取了清酒来给景丹服药。

  药是烫过的,进到胃里后持续发热,景丹连了七颗药丸后觉得整个人都熨帖起来。

  服药完,景丹再不作停留,辞了帝后出宫去。

  景尚未曾从军,不能陪父亲一起去,只能再三叮嘱母亲早些来信。

  甄氏这夜一直紧张地盯着景丹。

  景丹好笑:“就算是神药也没有这么快的。”

  甄氏也笑:“是我急切了。”  Www.VlixS.CoM 
上一章   鸾归桐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两百八十七章用药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鸾归桐是斑之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鸾归桐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