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鸾归桐  作者:斑之 书号:45873  时间:2018/3/23  字数:5696 
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二章 求情(两章)    下一章 ( → )
同样是青光鼎盛的四月夜里,真定城内花香四溢,暖风扑面。五百里外,邯郸城下的刘秀军营中,却是号角相闻,篝火熊熊,充盈着一片肃杀之气。

  主帅帐内,红漆长条案上摆着的地图和纸笔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壶温好的挏马酒。

  刘秀笑着执起酒壶来为跪坐在对面的邳彤倒酒,“来,夜里喝点酒好入睡些。”

  邳彤忙低头道是,神色恭敬。

  两人抿了口酒,那股挏马酒独有的香味在舌尖盘旋,微辣在胃里燃开后又叫整个人都有些微醺。

  邳彤赞曰:“无怪乎世宗皇帝爱之。”

  他落下酒杯后,望向刘秀眼带询问。

  “不知主公深夜相召所为何事?”

  刘秀又抿了口酒,缓缓开口道:“不是什么大事…”

  他把郭圣通信中所写一五一十地说给了邳彤听,“我不通岐黄,想到将军素有药王之名,故请将军来为我解惑。”

  “那胎儿受那渐臃肿的血块迫,只怕已然成死胎了。

  月份太大,体内又有血块,母体没法自动将死胎排出来,也没法收。

  谢府少夫人至多再有三月,便会染了胎毒死去。”邳彤摇头叹道:“若是那谢府少夫人在半月前肯求少夫人施以援手,或有一线生机。

  现下便是扁鹊重生,也无力回天了。”

  刘秀颔首,“既如此,那也真是无奈何了。”

  在邳彤来之前,他便已回信给郭圣通嘱咐她万不可再手范氏的病情。

  既不可治,倘若贸然应承,但凡有半点不好,谢府人只会把责任推给郭圣通。

  他唤邳彤来,是因为他已成婚,将来总会做父亲,这般将心比心地想着总有些不忍。

  但如今邳彤也斩钉截铁地告诉他事不可行,那便就此罢了。

  他英俊硬朗的眉眼在灯下轻轻舒展开,“待平了邯郸后,将军还是把家眷从乡下接到身边来吧。

  如若有个什么急事,将军也方便照料。”

  在信都守将投王昌后,王昌曾捉邳彤全家,威于他。

  但邳彤不肯就范,他涕泪横地拒绝了王昌的使者。

  幸好信都后被攻下,邳彤全家才得以幸免于难。

  经此一劫后,邳彤便把家眷送到了偏僻的乡下。

  原是想着安全,但今听了谢躬儿媳的事,他心下不免也担忧起来。

  扁鹊医术出神入化到可起死回生又如何?

  蔡桓公病入膏肓之时,他不还是无计可施只能逃到秦国去?

  人生在世,谁还不会有个头疼脑热的?

  倘若老母小儿有何不适,在那缺医少药的乡下,小疾都能耽搁成要命的大病。

  到那时,他便是再自觉医术不凡,又有何用?

  这般想着,邳彤心下不觉一紧,忙点头道诺。

  刘秀微微一笑,举起酒杯来。

  “明还有一场恶战,也不留将军了。

  来,再饮一杯后便各自安歇吧。”

  邳彤点头,一口饮尽后起身行了一礼开帷帐大步而去。

  他走后,刘秀又在案前坐了许久,一口一口慢慢喝完了壶中酒。

  辛辣的味道在心下升腾回转,他终于觉出了醉意。

  撑着条案起身后,跌跌撞撞地回到了榻上和衣躺下。

  他的手不自觉地放在口上,那里放着他的写给他的第一封信。

  虽然只有第一句话是写给他的,但他边那笑到了梦中仍落不下去。

  *****

  黎明划破黑夜到来时,邯郸城外的十里兵营早已活过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郭圣通这封信闹得,刘秀这一夜睡的很不踏实,始终都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他一会梦到长安初见时,她双眸灵气人。一会又梦到他得了肺痈,她写罢药方后回眸问他“怕吗”还梦到真定再见时,她恨恨不平地说“不愿嫁”

  好容易磨到破晓,外间一有些微响动,他睁开眼来,再无睡意。

  他克制力极好,从不醒了还赖

  他霍然坐起身来,翻身下了榻。

  洗漱着甲用过早饭后,尚且还没到大军进攻的时候,他便站在帐外看出。

  湛蓝的天际边忽地染上了一抹丽的红边,那红边一点点往上,太阳的脸终于了出来。

  五颜六的霞云漫卷了大半个苍穹,直叫人看得移不开眼。

  两刻钟后,太阳已轰然跳出地平线,金光灿灿晃得人睁不开眼来,只能眯着眼看着。

  自起事后,刘秀便再没有闲情逸致看过落了。

  尤其是在长兄惨死后,好长一段时间他的心下都堵得难受。

  所思所想,皆是如何为长兄报仇雪恨,皆是如何叫小长安惨死的婶母、次兄和二姊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时光沉淀了伤痛,可每每想起时仍是痛彻心扉。

  他从不试图开解自己,好让自己好受些。

  他怕时间长了,他会忘记他们。

  他怕他会失去向上的动力。

  可是时一长,邓禹又说他的心底太阴暗。

  他懂邓禹的意思。

  邓禹是说他太功利了,凡事都是为了向上爬。

  邓禹怕他将来会和王莽一样变成权利的奴隶。

  刘秀自己也怕。

  那个时候,他经常彻夜难眠,怎么都睡不着。

  直到接到郭况的信知道郭圣通和真定王太子退婚后,他的心间蓦然照进了光来,有什么尘封许久的东西冲破心防而出。

  他想等着自己功成名就时,一定要备了活雁请人依足了礼节前去说亲。

  不管她肯与不肯,他总要尽力一试,方才对得起自己。

  却不想造化人,她竟然毫无选择余地地嫁给了他。

  谁会愿意身不由己呢?

  所以她抵触他,甚至厌恶他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这都没关系,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是吗?

  他其实很想谢谢她,是她在他晦暗的人生中点亮了一束光。

  是她,让他想起他还要为了他活着的亲人而战。

  唯有彻彻底底地赢,才能护她们一生安宁。

  他深了一口气,深邃的双眸几乎要把天际望穿。

  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也站在这片瑰丽的霞光下?

  这个念头刚浮起,就被他笑着否定了。

  这会她该是还在睡梦中吧?

  他笑笑,理了理身上盔甲,大步而去。

  大军已经整肃,预备再次攻城。

  …

  金灿灿的光漫上邯郸城的城墙时,刘秀所部高竖旌旗,踏着紧凑的鼓声轰然向前发动再一次攻城。

  银白色的盔甲在光照耀下反出冰冷的光芒,宛如刀锋割喉。

  昂的号角声中,双军在城下再次锋。

  邯郸城围军被围困了将近两月,始终不见有人来降,士气早已大跌,如何经得住刘秀所部一次次不屈不挠的进攻?

  午后时,刘秀所部攻破了南门,忽闻尚书令谢躬在东门处受阻,忙领人前去相援。

  一番苦战后,终于攻破。

  大军涌进邯郸城城中。

  战火烧得邯郸城内处处断墙残垣,遍地狼藉。

  刘秀收拢了诸将情况后,方才放心进城。

  王昌虽逃,但王霸已前去追击。

  他跑不了多远,刘秀并不担心这个。

  晚间时,刘秀所部已平城中的零星反抗。

  诸将全聚在刘秀帅帐中,研究下一步的部署。

  正说得起劲时,忽听得帐外有人高声通报道:“尚书令到——”

  帐内一静,众人各自回了各自的坐席上跪坐下。

  谢躬帐而进后,未等说话便行大礼拜下。

  离谢躬得最近的部将忙上前止住,刘秀蹙眉问道:“子张兄这是作甚?”

  谢躬挥手挣脱那部将,深深躬下身子去,“还请武信侯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无论如何请令夫人救我那儿媳一命。”

  他和刘秀都是在昨夜得到的书信,虽是事态紧急,但他略加思索后仍是决定等着今天再来求助于刘秀。

  刘秀不是想拿这个要挟他吗?

  他倒要看看当着这么多人,他如何说得出口?

  “吾刚刚得着内书信,知道对吾儿媳的病情,令夫人早有良言,只是内愚昧无知未能及时采纳。

  吾为内致歉——”

  他说着便躬的更深了,语气真诚,“如今吾儿媳命悬一线,还请武信侯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请令夫人不计前嫌施以援手。

  武信侯夫妇救命恩德,吾定当衔草结环。”

  谢躬此言一出,大帐之内死一般的寂静。

  刘秀却也不理他,就由着他跪,慢慢踱步回了坐席上跪坐下。

  邓禹和景丹见状,忙上前不由分说地搀扶起谢躬来,“子张兄还不知道武信侯的子吗?向来是最心善的,只要听了前因后果,但凡有一点把握,都定当鼎力助之。”

  谢躬知道他们这话是在暗讽他强人所难,可扪心自问,如今也的确只有这一条路了。

  那郭圣通既敢风轻云淡地说出吃些药就能好的话来,想必定是对范氏的病有成竹。

  他理了理思绪,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把事说了。

  诸将即便连年征战锻造了副铁石心肠,但也大多都是做父亲的人了。

  听得谢躬儿媳极有可能一尸两命,心下如何落忍?

  不过因为这谢躬是那更始帝派来监视主公的,方才没有纷纷求情。

  殿中愈发静了。

  “您请回吧。”刘秀并没有如谢躬想象中那般一听说这事后,便皱着眉关切地问东问西表示好意,而是极其冷淡地下了逐客令。“月余前,内人上门拜访令夫人,不期得知了少夫人抱恙的事,便出于好意前去探望。

  内人自幼学医,不敢说和扁鹊文挚齐肩,但也委实从不说大话。

  她说能治,便是能治。

  她说不能治,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内人诊断出少夫人患得是症瘕后,便自告奋勇地要为少夫人开药,是令夫人断然拒之。

  而后内人抱着医者仁心的想法,再三叮嘱令夫人,这病万万拖不得,倘若想治,半月之内去郭府请她就是。

  可令夫人没有,她足足拖到了现在才去。

  内人早有言在先,如今这般情形,她委实无能为力了。

  还请尚书令另谋高明,万不能再耽误这宝贵的时间了。”

  帐中诸将除了邳彤外,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事。

  原本还对谢躬抱有同情,待听说主母的半月之期后立时纷纷蹙起眉来。

  那谢夫人明摆着不信任他们主母,却又在走投无路之时想起了夫人。

  可如今早过了半月之期,主母如何救得?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

  谢躬被这番话说得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但既来了,又牵挂着儿媳和长孙安危,究竟不能如此便算了。

  他深了口气,把脸面丢在一边,再次深深拜下。

  “吾知内多有不对,令夫人生气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还是那句话。

  请您看在还未出生的孩子份上,便是有一丝把握也请令夫人试一试。”

  这是在说郭圣通存心为难她们?

  刘秀不为所动,“我也还是那句话,您请回吧。

  内人实在是无计可施。”

  他望向谢躬,说出了常夏和羽年在心底许久的话:“她是人,不是神。”

  诸将颔首,无人肯上前为谢躬分说求情。

  谢躬苦求无门,只得无奈告辞。

  他回了自个儿营帐后,枯坐良久方才执起案上笔,颤颤巍巍地写了回信。

  …

  刘秀帐中,诸将在谢躬走后各自分派到了事务便散去,只有刘秀二姐夫邓晨和邓禹借故留下。

  他们想说的话出奇一致,是以彼此对望一眼后,邓晨便示意让邓禹说。

  邓禹点头,看向刘秀:“主公难道不知道谢躬有借题发挥之意吗?他想借此和我们之间划清关系。倒不如请主母去看一眼,反将他一军。”

  刘秀摇头,“不行。”

  郭圣通那般纯善的子,能断然拒绝已属理智。

  倘若他再叫她上门,她定然受不了那范式的泪眼,如何都要尽力一试。

  最终的结果,并不会因为她的善心而有所改变。

  不是人人都有大难不死的运气。

  到那时,谢氏如果蛮不讲理,咬定是她害死了范式母子岂不有嘴都说不起了?

  他把这话深埋在心底,只淡淡地道:“还用不着为了谢躬去迫我自己的夫人,他虽颇有些才具,但愚忠于更始帝。

  与其费尽心力去拉拢他,不如趁早省些力气也好。”

  二人点头,便也不准备再就此多说。

  正在此时,有兵士掀帐而进。

  “主公,尚书令部下文成易不肯听从军令,在城中四处烧杀劫掠,行径令人发指。”

  “什么?”

  帐中人一起惊呼出声。  Www.VlIxS.CoM 
上一章   鸾归桐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鸾归桐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一百九十二章求情两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鸾归桐是斑之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鸾归桐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