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啼笑因缘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啼笑因缘  作者:张恨水 书号:42353  时间:2017/10/5  字数:18459 
上一章   第二十二回 绝地有逢时形骸终隔 圆场念逝者啼笑皆    下一章 ( → )
第二十二回绝地有逢时形骸终隔

  圆场念逝者啼笑皆非

  却说那匪人将手比着家树的额角,只听到啪哒一声,原来李二疙疸在一边看见,飞AE?一脚,将手踢到一边去了。抢上前一步,执着他的手道:"你这是做什么?发了疯了吗?"那人笑道:"我里没有了子弹,吓唬吓唬他,看他胆量如何。

  谁能把财神爷揍了!"李二疙疸道:"他那个胆量,何用得试。

  你要把他吓唬死了怎么办?别废话了,走吧。"于是五个匪人,轮搀着家树,就在黑暗中向前走。

  家树惊魂甫定,见他们又要带着另走一个地方,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心里慌乱,脚下AE?高八低,就跟了他们走。

  约莫走了二十里路,东方渐渐发白,便有高山面而AE?。家树正待细细的分-e四向,胡狗子却撕下了一起小衣襟,将他的眼睛,重重包AE?。他扶着匪人,又走了一程,只觉得脚下,一步一步向高登着山,是不是面那高山,却不知道。一会功夫,脚下感着无路,只是在斜AE?上带爬带走,脚下常常的踏着碎石,和挂着长刺,虽然有人搀着,也是一走一跌,分明是在山上爬,已走的不是路了。走了许久,脚下才踏着石台阶,听着几个匪人推门响,继而脚下又踏着很AE?正的石板,高山上哪里有这种地方,却不知是什么人家?后来走到长桌边,闻到一点陈旧的香味,这才知道是一所庙。

  匪人将家树让在一个草堆上坐下,他们各自忙着,好象他们是地方,却分别去预备柴水。后来他们就关上了佛殿门,了一些枯柴,在殿中间烧着火。五个匪人,都围了火坐在一处,商量着暂熬过今天,明天再找地方。家树听到他们又要换地方,家里人是越发不容易找了,心里非常焦急。

  这天五个匪人都没有离开,就火烧了几回白薯吃。李二疙疸道:"财神爷,将就一天吧,明天我们就会想法子给你点可口的。"家树也不和他们客气,勉强吃了两个白薯,只是惊慌了一夜,又跑了这些路,哪里受得住!柴火一熏,有点暖AE?,就睡着了。

  家树迷糊糊的就睡了一天,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得正香甜的时间,忽觉自己的身子让人一夹,那人很快的跑了几步,就将自己放下。只听得有人喝道:"呔!你这些贼,给我醒过来。我大丈夫明人不做暗事。"家树听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关寿峰。这一喜非同小可,也顾不得什么利害,马上将扎住眼睛的布条向下一扯,只见秀姑也来了。她和寿峰AE?AE?的站在佛殿门口,殿里烧的枯柴,还留着些摇摆不定的余焰,照见李二疙疸和同伙都从地上草堆里,一骨碌的爬AE-来。寿峰喝道:"都给我站着。你们动一动,我这里两管一AE?响。"原来寿峰、秀姑各端了一支快,一起拿着AE?直,向了那五个匪人瞄准。他们果然不动,李二疙疸垂手直立微笑道:"朋友,你们是哪一路的?有话好说,何必这样。"寿峰道:"我们不是哪一路,不要瞎了你的狗眼!你们身边的两支快,我都借来了。你们里还拴着几支手,一起出来,我就带着人走。"说时,将又举了一举。

  mpanel(1);

  李二疙疸一看情形不好,首先就在身上掏出手来,向地下一丢,笑道:"这不算什么,走江湖的人,走顺风的时候也有,翻船的时候也有。"接着又有两个人,将手丢在地下。

  寿峰将口向里拨着,让他们向屋犄角上站,然后只一跳跳到屋子中间,将手捡了起来,全里板带上,复又退到殿门口,点了点头,笑道:"我已经知道你们身上没有了,可是别的家伙,保不住还有,我得在这里等一等了。"说着,将身上的手,取出一支交给秀姑道:"你带着樊先生先下山,这几个人交给我了,准没有事。"

  秀姑接了手,将身子在家树面前一蹲,笑道:"现在顾不得许多了,性命要紧,我背着你走吧。"家树一想也不是谦逊之时,就伸了两手,抱住秀姑的脖子。她将快夹在胁下,两手向后,托着家树的膝盖,连蹦带跑,就向前走。黑夜之间,家树也不知经过些什么地方,一会儿落了平地,秀姑才将家树放下来,因道:"在这里等一等家父吧,不要走失了。"

  家树舒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性命是自己的了。抬头四望,天黑星稀,半空里呼呼的风吹过去,冷AE?向汗孔里钻进去,不由人不哆嗦起来。秀姑也抬头看了一看天色,笑道:"樊先生,你身上冷得很厉害吧,破大袄子穿不穿?"说着,只见她将身一纵,爬到树上去,就在树上取下一个包袱卷,打了开来,正是三件老羊AE?光套子,就拿了一件提着领,披到家树身上。家树道:“这地方哪有这样东西,不是大姑娘带来的吗?"秀姑道:"我们爷儿俩原各有一件,又给你预备下一件,上山的时候,都系在这树上的。"家树道:"难得关大叔和大姑娘想的这样周到!教我何以为报呢?"秀姑听了这话,却靠了树干,默然不语。

  四周一点没有声音,二人静静的站立一会,只听到一阵脚步响,远远的寿峰问道:"你们到了吗?"秀姑答应:"到了。"寿峰倒提着那支快,到了面前。家树上前向寿峰跪了下去;寿峰丢了,两手将他搀起来道:"小兄弟,你是个新人物,怎样行这种旧礼?"家树道:"大叔这大年纪,为小侄冒这大危险来相救,小侄这种感激,也不知道要由何说AE?!"寿峰哈哈笑道:"你别谢我,你谢老天。他怎么会生我这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哩!"家树便问:"何以知道这事,前来相救?"寿峰道:"你这件事,报上已经登的很热闹了。我一听到,就四处来访。我听到我徒弟王二秃子说,甜-e林里,有几个到乡下来贩-e子贩柿子的客人,形迹可疑。我就和我几个徒弟,前后一访,果然不是正路。昨夜正想下手,恰好军队和他们开了火,我躲在军队后面,替你真抓了两把汗。后来我听到军队只嚷人跑了,想你已经了险。一早的时候,我装着过路,看到地沟里有好几处人爬的痕迹,都向着西北。我一直寻到大路上,还看到有些托的印子,我这就明白了,他们上了这里的大山。这山有所玄帝庙,好久没有和尚。我想他们不到这里来,还上哪里去藏躲?所以我们爷儿俩,趁着他们昨天累乏了,今天晚上好下他们的手。他们躲在这山上,作梦也不会想到有人算计他,就让我便便易易的将你救出来了。不然我爷儿俩,可没有,只带了两把刀,真不好办呢!"说毕,哈哈一笑。

  这时,远远的有几声啼。关寿峰道:"天快亮了,我们走吧。老在这里,仔细贼跟下来。这两,带着走可惹人注意,我们把它毁了,扔在深井里去吧。"于是将子弹取下,倒拿了,在石头上一顿砸,两支都砸了。寿峰一起送到路旁一口井边,顺手向里一抛,口里还说道:"得!省得留着害人。"于是他父女披上老羊裘,和家树向大路上走去。

  约走有二三里路,渐渐东方发亮,忽听到后面一阵脚步响,似乎有好几个人追了来。寿峰站住一听,便对秀姑道:"是他们追来了,你引着樊先生先走,我来对付他们。"说着,见路边有高土墩,掏出两支手,便蹲了身子,隐在土墩后。

  不料那追来的几个人,并不顾虑,一直追到身前。他们看见面前有个土堆,似乎知道人藏在后面,就站定了嚷道:"朋友,你拿去的手,可没有子弹;你快把扔了,我们不怕你了。

  我们现在也没带,是好汉,你出来给我们比一比。"寿峰听了这话,将手对天空放了一下,果然没有子弹。本想走出来,又怕匪人有弹,倒上了他的当,且不作声,看他们怎么样。只在这时,早有一个人跳上土墩,直AE?了过来。寿峰见他手上,明晃晃拿着一把刀,不用说,真是没有。于是将手一扔,笑道:"来得正好。"身子一起,向后一蹲一伸,就捞住了那人一条腿,那人啪咤一声倒在地下。寿峰一脚踢开了他手上的刀,然后抓住他一只手,举了起来,向对面一扔,笑道:"饭桶!去你的吧。"两个匪人正待向前,被扔过去的人一撞,三个人滚作一团。

  这时,寿峰在朦胧的晓里,看见后面还站着两个人,并没有,这就不怕了。走上前一笑道:"就AE?你这几个脚,想来抢人?回去吧,别来送死!"有个人道:"老头子,你姓什么?你没打听我李二疙疸不是好惹的吗?"寿峰说:"不知道。"李二疙疸见他直立,不敢上前。另一个匪人,手上举了子,不管好歹,劈头砍来。寿峰并不躲闪,只将右手抬AE-一隔,那子碰在胳膊上,一弹,直飞入半空里去。那人"哎哟"了一声,身子一晃,向前一起。寿峰把腿一扫,他就滚在地上。先两个被撞在地上的,这时一起过来,都让寿峰一闪一扫一推,再滚了下去。

  李二疙疸见寿峰厉害,站在老远的道:"朋友!我今天算栽了斤斗,认识你了。"说毕,转身便走。约莫走有四五步,回身一扬手,一样东西,向寿峰头上直过来。寿峰将右手食指中指向上一伸,只一夹,将那东西夹住,原来是一只钢镖。刚一看清,李二疙疸第二只又来,寿峰再举左手两个指头,又夹住了。李二疙疸连抛来几只钢镖,寿峰手上就象有铁石一样,完全都到手上,夹一只,扔一只,夹到最后一只,寿峰笑道:"这种东西,你身上带有多少?干脆一起扔了来吧。你扔完了,可就该轮着我来了。"说毕,将手一扬。

  李二疙疸怕他真扔出来,撒腿就跑。寿峰笑道:"我要进城去,没工夫和你们算账,便宜了你这小子!"说毕,捡AE?两支手,也就转身走了。秀姑和家树在一旁高AE?下出来,笑道:"我听到他们没动,知道不是你的对手,我就没上前了。"于是三人带说带走,约莫走了十几里路,上了一个集镇。这里有到北京的长途汽车,三人就搭了长途汽车进城。

  到了城里,寿峰早将AE?裘、武器作了一卷,交给秀姑,吩咐她回家,却亲自送家树到陶伯和家来。家树在路上问道:"大叔原来还住在北京城里,在什么地方呢?"寿峰笑道:"过后自知,现在且不必问。"

  二人雇了人力车,乘到陶家,正有樊端本一个听差在门口,一见家树,转身就向里嚷道:"好了,好了,侄少爷回来了!"家树走到内院时,伯和夫妇和他叔叔都了出来。伯和上前一步,执着他的手道:"我们早派人和前途接洽多次,怎么没款,人就出来了呢?"家树道:"一言难尽!我先介绍这位救命大恩人。"于是把关寿峰向大家介绍着,同到客厅里,将被救的事说了一遍。樊端本究竟是阅世很深的人,看到寿峰精神矍铄,AE?宇轩昂,果然是位豪侠人物。走上前,向他深深三个大揖,笑道:"大恩不言报,我只是心感,不说虚套了。"寿峰道:"樊监督!你有所不知,我和令侄,是好朋文。

  朋友有了患难,有个不相共的吗?你不说虚套,那就好。"刘福这时正在一边递茶,寿峰一摸胡子,向他笑道:"朋友,你们表少爷,我这老头子,没有吃亏吧?你别瞧在天桥混饭吃的,九三教,什么都有,可是也不少够朋友的!以后没事,咱们闹两壶谈谈,你准会知道练把式的,敢情也不错。"刘福羞了一大通红的脸,不敢说什么,自退去了。

  当下寿峰拱拱手道:"大家再会。"起身就向外走。家树追到大门口,问道:"大叔,你府上在哪里?我也好去看你啊!"寿峰笑道:"我倒忘了,大喜胡同你从前往的所在,就是我家了。"说毕,笑嘻嘻的而去。家树回家,又谈AE?往事,才知道叔叔为赎AE?而来。已出价到五万,事被军队知道,所以有一场夜战。说到关寿峰父女,大家都嗟赏不已,樊端本还非和他换帖不可。这家树洗澡理发,忙一阵,便早早休息了。

  次早上,家树向大喜胡同来看寿峰。不料刮了半夜北风,便已AE?飘,下了一场早雪。走上大街一看,那雪都有一尺来深,南北遥遥,只是一起白。天上的雪AE?,正下得紧,白色的屋宇街道,更让白色的雪AE?,垂着白络,隐隐的罩着,因之一切都在朦胧的白雾里。家树坐了车子,在寒冷的白雾里,穿过了几条街道,不觉已是大喜胡同。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一进这胡同,便受着破异的感觉,又是欢喜,又是AE?惨。自己原将大衣领子拉起来挡着脸,现在把领子放下,雪花AE?在脸上,也不觉得冷。

  这时,忽然有人喊道:"这不是樊大爷?"说着,一个人由车后面追上前来。家树看时,却是沈三玄。他穿着一件灰布棉袍子,横一条,直一条,都是些油污黑迹,头上戴的小瓜AE?帽,成了膏药一样,沾了不少的雪花。他缩了脖子,倒提一把三弦子,着两鼻孔热气,追了上来,手扶着车子。家树跳下车来,给了车钱,便问道:"你怎么还是这副情形,你的家呢?"沈三玄不觉蹲了一蹲,给家树请了个半腿儿安,哭丧着脸道:"我真不好意思再见你啦。老刘一死,我们什么都完了。关大叔真仗义,他听到大夫说,凤喜的病,要用她心里愿意的事,愿意的人,时时刻刻在面前逗引着,或者会慢慢醒过来。恰好这里原住的房子又空着,他出了钱,就让我们搬回来…"家树不等他说完,便问道:"凤喜什么病?怎么样子?"沈三玄道:"从前她是整天的哭。看见穿制服的人,不问是大兵,是巡警,或者是邮差,就说是来毙她的,哭的更厉害。搬到大喜胡同来了,倒是不哭,又老是傻笑。除了她妈,什么人也不认得,大夫说她没有什么记忆力了。这大的雪。你到家里坐吧。"说着,引着家树上前。

  没多远,家树便见到了识的小红门。白雪中那两扇小红门,格外触目。只是墙里两棵槐树,只剩杈杈丫丫的白干,不似以前绿叶荫森了。那门半掩着,家树只一推,就象身子触了电一样,浑身麻木起来。首先看到的,便是地深雪,一个穿黑布红短袄子的女郎,站在雪地里,靠了槐树站住,两只脚已深埋在雪里。她是背着门立住的,看她那蓬蓬的短发上,洒了许多的雪花;脚下有一只大碗,反盖在雪上,碗边有许多雪块,又圆又扁,高高的垒着,倒象银币,那正是用碗底印的了——北京有些小孩子们,在雪天喜欢这样印假洋钱玩的。有人在里面喊道:"孩子,你进来吧。一会儿樊大爷就来了,我怕你闹,又不敢拉你,冻了怎么好呢?"因为听见门响,那女郎突然回过脸来,家树一看,正是凤喜,只见她脸色白如纸,又更瘦削了。

  沈三玄上前道:"姑娘,你瞧,樊大爷真来了。"只这一声,沈大娘和寿峰父女,全由屋里跑了出来。秀姑在雪地里牵着凤喜的手,引她到家树面前,问道:"大妹子,你看看这是谁?"凤喜略AE?着头,对家树呆望着,微微一笑,又摇摇头。

  家树见她眼光一点神也没有,又是这副情形,什么怨恨也忘了。便对了她问道:"你不认得我吗?你只细细想想看。"于是拉了她的手,大家一路进屋来。

  家树见屋里的布置,大概如前,自己那一张大相片,还微笑的挂着,只是中间有几条裂,似乎是撕破了,重新AE-拢的了。屋子中间,放了一个白煤炉子。凤喜伸了一双光手,在火上-e着,AE?了头,只是看家树。看的时候,总是笑的。家树又道:"你真不认得我了吗?"她忽然跑过来,笑道:"你们又拿相片儿冤我,可是相片儿不能够说话啊!让我摸摸看。"于是站在家树当面,先摸了一摸他周身的轮廓,又摸着他的手,又摸着他的脸。凤喜摸的时候,大家看她痴得可怜,都呆呆的望着她。家树一直等她摸完了,才道:"你明白了吗?

  我是真正的一个人,不是相片啦。相片在墙上不是?"说着一指。凤喜看看相片,看看人,笑容收起来,眼睛望了家树,有点转动,闭上眼,将手扶着头,想了一想,复又睁开眼来点点头道:"我…我…记…记起来了,你是大爷。不是梦!

  不是梦!"说时,手抖颤着,连说不是梦,不是梦,接上,浑身也抖颤起来。望了家树有四五分钟,哇的一声,哭将起来。

  沈大娘连忙跑了过来,将她搀着道:"孩子!孩子!你怎么了?"凤喜哭道:"我哪有脸见大爷呀!"说着,向上趴了睡着,更放声大哭起来。

  家树看了这情形,一句话说不得,只是呆坐在一边。寿峰摸着胡子道:"她或者明白过来了,索让她躺着,慢慢的醒吧!"于是将凤喜鞋子了,让她和衣在上躺下,大家都让到外面屋子里来坐。期间沈大娘、沈三玄一味的忏悔;寿峰一味的宽解,秀姑常常微笑;家树只是沉思,却一言不发。

  寿峰知道家树没有吃饭,掏出两块钱来,叫沈三玄买了些酒菜,约着围炉赏雪。家树也不推辞,就留在这里。

  大家在外面坐时,凤喜先是哭了一会,随后昏昏沉沉睡过去了。等到大家吃过饭时,凤喜却在里面声不已。沈大娘为了她却进进出出好几回,出来一次,却看家树脸色一次。

  家树到了这屋里,前尘影事,一一兜上心来,待着是如坐针毡,走了又觉有些不忍。寿峰和他谈话,他就谈两句;寿峰不谈话,他就默然的坐着。这时他皱了眉,端了一杯酒,只用嘴一点一点的呷着,仿佛听到凤喜微微的喊着樊大爷。寿峰笑道:"老弟,无论什么事,一肚AE?包容下去。她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计较她吗?她叫着你,你进去瞧瞧她吧。"家树道:"那末,我们大家进去瞧瞧吧。"

  当下沈大娘将门帘挂AE?,于是大家都进来了。只见凤喜将被盖了下半截,将两只大红袖子了出来,那一张白而瘦的脸,现时却在两颊上出两块大红晕,那一头的蓬头发,更是散了枕。她看见家树,那一张掩在蓬蓬发下的小脸,微点了一点,手半抬起来,招了一招,又指了一指。家树会意,走近前一步,要在沿上坐下;回头一看有这些人,就在凤喜头边一张椅子上坐下。秀姑环了一只手,正靠在这椅子背上呢。凤喜将身子挪一挪,伸手握着了家树的手道:"这是真的,这不是梦!"说着,齿一笑道:"哈哈!我梦见许多洋钱,我梦见坐汽车,我梦见住洋楼。…呀!他要把我摔下楼,关大姐救我!救我!"说着,两手撑了身子,从上要向上一坐;然而她的AE?力不够,只昂AE?头来,两手撑不住,便向下一倒。沈大娘摇头道:"她又糊涂了,她又糊涂了。

  嗳!这可怎么好呢?我空欢喜了一阵子了。"说着便下泪来。

  寿峰也因为信了大夫的主意,凤喜一步一步有些转头的希望了;而今她不但不见好,连身体都更觉得衰弱。站在身后,摸着胡子点了一点头道:"这孩子可怜!"

  家树刚才让凤喜的手摸着,只觉滚热异常,如今见大家都替她可怜,也就作声不得,大家都寂然了。只听到一阵呼噜呼噜的风过去,沙沙沙,AE?了一窗子的碎雪。陰暗的屋子里,那一炉子煤火,又渐渐的无光了,便觉得加倍的AE?惨。外面屋子里,吃到半残的酒菜,兀自摆着,也无人过问了。再看凤喜时,闭了眼睛,口里不住的说道:"这不是梦,这不是梦!"家树道:"我来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这样子,倒是我害了她了。索请大夫来瞧瞧吧。"沈大娘道:"那可是好,只是大夫出诊的钱,听说是十块…"家树道:"那不要紧,我自然给他。"

  大家商议了一阵,就让沈三玄去请那AE?救医院的大夫。沈大娘去收拾碗筷。关氏父女和家树三人,看守着病人。家树坐到一边,两脚踏在炉上烤火,用火筷子不住的拨着黑煤球。

  寿峰背了两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点点头,又叹叹气。秀姑侧身坐在沿上,给凤喜理一理头发,又给她牵一牵被,又给她按按脉,也不作声。因之一屋三个人,都很沉寂。凤喜又睡着了…

  约有一个钟头,门口气车喇叭响,家树料是大夫到了,便出来。来的大夫,正是从前治凤喜病的。他走进来,看看屋子,又看看家树,便问道:"刘太太家是这里吗?"家树听了"刘太太"三个字,觉得异常刺耳,便道:"这是她娘家。"那大夫点着头,跟了家树进屋。不料这一声喇叭响,惊动了凤喜,在上要爬起来,又不能起身,只是滚,口里嚷道:"鞭子怞伤了我,就拿汽车送我上医院吗?大兵又来拖我了,我不去,我不去!"关氏父女,因大夫进来,便上前将她按住,让大夫诊了一诊脉。大夫给她打了一针,说是给她退热安神的,便摇着头走到外边屋子来,问了一问经过,因见家树衣服不同,猜是刘将军家的人,便道:"我从前以为刘太太症不十分重,把环境给她转过来,恶印象慢慢去掉,也许好了。现在她的病突然加重,家里人恐怕不容易侍候,最好是送到疯人院去吧。"说着又向屋子四周看了一看,因道:"那是官立的,可以不取费的,请你先生和家主商量吧。精神病,是不能用药治的。要不然,在这种设备简单的家庭,恐怕…"说着,他淡笑了一笑。家树看他坐也不肯坐,当然是要走了,便问:"送到疯人院去,什么时候能好?"大夫摇头道:"那难说,也许一辈子…但是她或者不至于。好在家中人若不愿意她在里面,也可以接出来。"家树也不忍多问了,便付了出诊费,让大夫走了。

  沈大娘垂泪道:"我让这孩子拖累的不得了。若有养病的地方,就送她去吧。我只剩一条身子,哪怕去帮人家呢,也好过活了。"家树看凤喜的病突然有变,也觉家里养不得病,设若家里人看护不周,真许她会闹出什么意外,只是怕沈大娘不答应,也就不能硬作主张;现在她先声明要把凤喜送到疯人院去,那倒很好,就答应愿补助疯人院的用费,明天叫疯人院用病人车来接凤喜。

  当大家把这件事商量了个段落之后,沈大娘已将白炉子新添了一炉红火进来。她端了个方凳子,远远的离了火坐着,十指叉,放在怀里,只管望了火,垂下泪来道:"以后我剩一个孤鬼了!这孩子活着象…"连忙抄AE?衣襟-e了嘴,肩膀颤动着,只管哽咽。秀姑道:"大婶,你别伤心。要不,你跟我们到乡下过去。"寿峰道:"你是傻话了。人家一块放在北京城里呢,丢得开吗?"

  家树万感在心,今天除非不得已,总是低头不说话。这时忽然走近一步,握着寿峰的手道:"大叔,我问了好几次了,你总不肯将住所告诉我。现在我有一个两全的办法,不知道你容纳不容纳?"寿峰摸了胡子道:"我们也并不两缺呀,要什么两全呢?"家树被他一驳,倒愣住了不能说了。寿峰将他的手握着,摇了两摇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什么办法呢?"家树偷眼看了看秀姑,见她端了一杯热茶,喝一口,微微"呵"一声,似乎喝得很痛快。因道:"我们学校里,要请国术教师,始终没有请着,我想介绍大叔去。我们学校,也是乡下,附近有的是民房,你就可以住在那里。而且我们那里有附属平民的中小学,大姑娘也可以读书。将来我毕了业,我还可以陪大叔国里国外,大大的游历一趟。"说着,偷眼看秀姑。秀姑却望着她父亲微笑道:"我还念书当学生去,这倒好,八十岁学吹鼓手啦。"寿峰点点头道:"你这意思很好。过两天,天气晴得暖和了,你到西山'环翠园'我家里去仔细商量吧。"家树不料寿峰毫不踌躇,就答应了,却是苦闷中的一喜,因道:"大叔家里就住在那里吗?这名字真雅!"寿峰道:"那也是原来的名字罢了。"

  沈三玄在屋里进进出出,找不着一个搭言的机会,这时听寿峰说到"环翠园",便嘴道:"这地方很好,我也去过哩。"他说着,也没有谁理他。他又道:"樊大爷,你还念书呀!你随便就可个差事了,你叔老太爷不是很阔吗?你若是肯提拔提拔我,要不…嘿嘿…给我荐个事,赏碗饭吃。"家树见他的样子,就不免烦恼,听了这话,加倍的不入耳,突然站起来,望着他道:"你们的亲戚,比我叔叔阔多着呢!"只说了这两句,坐下来望着他,又作声不得。寿峰道:"嗳!老弟,你为什么和他一般见识?三玄,你还不出去呀!"沈三玄垂了头,出屋子去了。

  这时,沈大娘正想有番话要说,见寿峰一开口,又默然了。寿峰道:"好大雪!我们找个赏雪的地方,喝两盅去吧。"家树也真坐不住了,便穿了大衣起身。正要走时,却听到微微有歌曲之声,仔细听时,却是"…忽听得孤雁一声叫,叫得人真个魂销呀,可怜奴的天啦,天啦!郎是个有情的人,如何…"这正是凤喜唱着《四季相思》的秋季一段,凄楚婉转,还是当教她唱的那种音韵,不觉呆了。寿峰道:"你想什么?"家树道:"我的帽子呢?"寿峰道:"你的帽子,不是在你头上吗?你真也有些精神恍惚了。"家树一摸,这才恍然,未免有点不好意思,马上就跟了寿峰走去。

  二人在中华门外,找了一家羊馆子,对着皇城里那一AE?琼楼玉宇,玉树琼花,痛饮了几杯。喝酒的时间,家树又提到请寿峰就国术教师的事。寿峰道:"老弟,我答应了你,是冤了你;不答应你,是埋没了你的好意。我告诉你说,我是为沈家姑娘,才在大喜胡同借住几天,将来你到我家里去看看,你就明白了。"家树见老头子不肯就,也不多说。寿峰又道:"咱们都有心事,闷酒能伤人,八成儿就够,别再喝了。

  你精神不大好,回家去休息吧。医院的事,你交给我了,明天上午,大喜胡同会。"家树真觉身子支持不住,便作别回家。

  到了次,天色已晴,北方的冬雪,落下来是不容易化的。家树起来之后,便要出门,伯和说:"吃了半个多月苦,休息休息吧。城是雪,你往哪里跑呢?"家树不便当了他们的面走,只好忍耐着;等到不留神,然后才上大喜胡同来。老远的就看见医院里一辆接病人的厢车,停在沈家门口。走进她家门,沈大娘扶着树,站在残雪边,哭得涕泪横,只是微微的哽咽着,张了嘴不出声,也收不拢来。秀姑两个眼圈儿红红的跑了出来,轻轻的道:"大婶,她快出来了,你别哭呀!"沈大娘将衣襟掀AE?,极力的擦干眼泪,这才道:"大爷,你来得正好,不枉你们好一场!你送送她吧。这不就是送她进棺材吗?"说着,又哽咽起来。秀姑擦着泪道:"你别哭呀!

  快点让她上车,回头她的AE?AE?犯了,可又不好办。"家树见她这样,也为之黯然,站在一边移动不得。寿峰在里面喊道:"大嫂!你进来搀一搀她吧。"沈大娘在外面屋子里,用冷手巾擦了一把脸,然后进屋去。

  不多一会儿,只见寿峰横侧身子,两手将凤喜抄住,一路走了出来。凤喜的头发,已是梳得油光,脸上还AE?了一点胭脂粉,身上却将一件紫缎夹衫罩在棉袍上,下面穿了长统丝袜,又是一双单鞋。沈大娘并排走着,也搀了她一只手,她微笑道:"你们怎么不换一件衣裳?箱子里有的是,别省钱啦。"她脸上虽有笑容,但是眼光是直的。出得院来,看见家树,却呆视着,笑道:"走呀,我们听戏去呀!车在门口等着呢。"望了一会,忽然很惊讶的,将手一指道:"他,他,他是谁?"寿峰怕她又闹起来,夹了她便走,连道:"好戏快上场了。"凤喜走到大门边,忽然死命的站住,嚷道:"别忙,别忙!这地下是什么?是白面呢,是银子呢?"沈大娘道:"孩子,你不知道吗?这是下雪。"她这样一耽误,家树就走上前了,凤喜笑道:"AE?月天下雪,不能够!我记起来了,这是做梦。梦见樊大爷,梦见下白面。"说着,对家树道:"大爷,你别吓唬我,相岂不是我撕的…"说着,脸色一变,要哭AE-来。

  汽车上的院役,只管向寿峰招手,意思叫他们快上车。寿峰又一使劲,便将凤喜抱进了车厢。却只有沈大娘一人跟上车去,她伸出一只手来,向外招。院役将她的手一推,砰的一声关住了车门。车厢上有个小玻璃窗,凤喜却扒着窗户向外看,头发又散了,衣领也歪了,却只管对着门口送的人笑道:"听戏去,听戏去…"地上雪花滚,车子便开走了。

  关氏父女、沈三玄和家树同站在门口,都作声不得。家树望了门口两道很宽的车辙,印在冻雪上,叹了一口气,只管低着头抬不起来。寿峰拍了他的肩膀道:"老弟,你回去吧,五天后,西山见。"家树回头看秀姑时,她也点头道:"再见吧。"

  这里家树点了一点头,正待要走,沈三玄脸堆下笑来,向家树请了一个安道:"过两天我到陶公馆里和大爷问安去,行吗?"家树随在身上掏了几张钞票,向他手上一,板着脸道:“以后我们彼此不认识。"回头对寿峰道:“我五天后准到。"掉转身便走了。这时地下的冻雪,本是结实的,让行人车马一踏,又更光滑了。家树只走两步,噗的一声,便跌在雪里。

  寿峰赶上前来,问怎么了。家树站起来,说是路滑。AE?了一起身上的碎雪,两手抄了一抄大衣领子,还向前走。也不知道什么缘故,也不过再走了七八步,脚一滑,人又向深雪里一滚。秀姑"哟"了一声,跑上前来,正待弯扶他,见他已爬起来,便缩了手。家树站起来,将手扶着头,皱眉头道:"我是头晕吧,怎么连跌两回呢?"这时,恰好有两辆人力车过来,秀姑都雇了,对家树笑道:"我送你到家门口吧。"寿峰点点头道:"好,我在这里等你。"家树口里连说"不敢当",却也不十分坚拒,二人一同上车。家树车在前,秀姑车在后,路上和秀姑说几句话,她也答应着。后来两辆车,慢慢离远,及至进了自己胡同口时,后面的车子,不曾转过来,竟自去了。

  家树回得家去,便倒在一张沙发上躺下,也不知心里是爽快,也不知心里是悲惨,只推身子不舒服,就只管睡着。因为樊端本明天一早要回任去,勉强起来,陪着吃了一餐晚饭,便早睡了。

  次,家树等樊端本走了,自己也回学校去,师友们见了,少不得又有一番慰问。及至听说家树是寿峰、秀姑救出来的,都说要见一见,最好就请寿峰来当国术教师。家树见同学们倒先提议了,正中下怀。到了第五天的日子,坐了一辆汽车,绕着大道直向西山而来。

  到了"碧云寺"附近,家树向乡民一打听,果然有个"环翠园",而且园门口有直达的马路,就叫汽车夫一直开向"环翠园"。及至汽车停了,家树下车一看,不觉吃了一惊。这里环着山麓,一周短墙,有一个小花园在内,很精致的一幢洋楼,面而AE?。家树一人自言自语道:"不对吧。他们怎么会住在这里?"心里犹豫着,却尽管对那幢洋楼出神。在门左边看看,在门右边又看看,正是进退莫定的时候,忽然看见秀姑由楼下走廊子上跳了下来,一面向前走,一面笑着向家树招手道:"进来啊!怎么望着呢?"家树向来不曾见秀姑有这样活泼的样子,这倒令人吃一惊了,因上前去问道:"大叔呢?"秀姑笑道:"他一会儿就来的,请里面坐吧。"说着,她在前面引路,进了那洋楼下,就引到一个客厅去。

  这里陈设得极华丽,两个相连的客厅,一边是紫檀雕花的家具,配着中国古董;一边却是西洋陈设,和绒面沙发。家树心想:小说上常形容一个豪侠人物家里,如何富等王侯,果然不错!心里想着,只管四面张望,正待去看那面字画上的上款,秀姑却伸手一拦,笑道:"就请在这边坐。"家树哪里见她这样随便的谈笑,更是出于意外了。笑道:"难道这还有什么秘密吗?"秀姑道:"自然是有的。"家树道:"这就是府上吗?"秀姑听到,不由格格一笑,点头道:"请你等一等,我再告诉你。"这时,有一个听差送茶来,秀姑望了他一望,似乎是打个什么招呼,接上便道:“樊先生,我们上楼去坐坐吧。"家树这时已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且自由她摆布,便一路上楼去。

  到了楼上,却在一个书室里坐着。书室后面,是个圆门,垂着双幅黄幔,这里更雅致了。黄幔里仿佛是个小佛堂,有好些挂着的佛像,和供着的佛龛。家树正待一探头看去,秀姑嚷了一声:"客来了!"黄幔一动,一个穿灰布AE?袍的女子,脸色黄黄的,由里面出来。两人一见,彼此都吃惊向后一缩,原来那女子却是何丽娜。她先笑着点头道:"樊先生好哇。关姑娘只说有个人要介绍我见一见,却不料是你!"家树一时不能答话,只"呀"了一声,望着秀姑道:"这倒破了。二位怎么会在此地会面?"秀姑微笑道:"樊先生何必破怪!说起来,这还得多谢你在公园里给咱们那一番介绍。我搬出了城,也住在这里近边,和何小姐成了乡邻。有一天,我走这园子门口,遇到何小姐,我们就来往起来了。她说,搬到乡下来住,要永不进城了。对人说,可说是出了洋哩!我们这要算是在'外国相会'了。"说着,又微笑。

  家树听她说毕,恍然大悟。此处是何总长的西山别墅,倒又入了关氏父女的圈套了。对着何丽娜,又不便说什么,只好含糊着道:"恕我来得冒昧了。"何丽娜虽有十二分不家树,然而地的雪,人家既然亲自登门,应当极端原谅,因之也不追究他怎样来的,免得他难为情,就很客气的,让他和秀姑在书房里坐下,笑问道:"什么时候由天津回来的?"家树随答:"也不多久呢。"问:"陶先生好?"答:"他很好。"问:"陶太太好?"答:"她也好。"问:"前几天这里大雪,北京城里雪也大吗?"家树道:"很大的。"问到这里,何丽娜无甚可问了,便按铃叫听差倒茶。听差将茶送过了,何丽娜才想AE-一事,向秀姑笑道:"令尊大人呢?"秀姑将窗幔掀AE?一角,向楼下指道:"那不是?"家树看时,见围墙外,有两AE?驴子,一只-e驼-e驼身上,堆了几件行李,寿峰正赶着牲口到门口呢。家树道:"这是做什么?"秀姑又一指道:"你瞧,那丛树下,一幢小屋,那就是我家了。这不是离何小姐这里很近吗?

  可是今天,我们爷儿俩就辞了那家,要回山东原籍了。"家树道:"不能吧?"只说了这三字,却接不下去。秀姑却不理会,笑道:"二位,送送我哇!"说了,起身便下楼。

  何丽娜和家树一起下楼,跟到园门口来。寿峰手上拿了小鞭子,和家树笑着拱了拱手道:"你又是意外之事吧?我们再会了,我们再会了!"何丽娜紧紧握了秀姑的手,低着声道:"关姑娘,到今,我才能完全知道你。你真不愧…"秀姑连连摇手道:"我早和你说过,不要客气的。"说时,她撒开何丽娜的手,将一起驴子的缰绳,理了一理。寿峰已是牵一AE?驴子在手,家树在寿峰面前站了许久,才道,"我送你一程,行不行?"寿峰道:"可以的。"秀姑对何丽娜笑着道了一声"保重",牵了一起驴子和那AE?-e驼先去。家树随着寿峰也慢慢走上大道,因道:"大叔,我知道你是行踪无定的,谁也留不住。可不知道我们还能会面吗?"寿峰笑道:"人生也有再相逢的,你还不明白吗?只可惜我为你尽力,两分只尽了一分罢了。天气冷,别送了。"说着,和秀姑各上驴背,加上一鞭,便得得顺道而去。

  秀姑在驴上先回头望了两望,约跑出几十丈路,又带了驴子转来,一直走到家树身边,笑道:"真的,你别送了,仔细中了寒。"说毕,一掉驴头,飞驰而去。却有一样东西,由她怀里取出,抛在家树脚下。家树连忙捡AE?看时,是个纸包,打开纸包,有一-E乌而且细的头发,又是一张秀姑自己的半身相片,正面无字,翻过反面一看,有两行字道:"何小姐说,你不赞成后半截的十三妹。你的良心好,眼光也好,留此作个纪念吧!"家树念了两遍,猛然省悟,抬起头来,她父女已影踪全无了。对着那斜AE?照的大路,不觉洒下几点泪来。

  这里家树心里正感到AE?怆,却不防身后有人道:"这爷儿俩真好,我也舍不得啊!"回头看时,却是何丽娜追来了。她笑道:"樊先生,能不能到我们那里去坐坐呢?"家树连忙将纸包向身上一,说道:"我要先到西山饭店去开个房间,回头再来畅谈吧。"何丽娜道:"那末,你今天不回城了,在我舍下吃晚饭好吗?"家树不便不答应,便说:"准到。"于是别了何丽娜,步行到西山饭店,开了一个窗子向外的楼房,一人坐在窗下,看看相片,又看看大路,又看看那一-E青丝,只管想着:这种人的行为真猜不透,究竟是有情是无情呢?照相片上的题字说,当然她是个独身主义者;照这一-E头发说,旧式的女子,AE?肯轻易送人的!就她未曾剪发,何等宝贵头发,用这个送我,情之深,更不必说了。可是她一拉我和凤喜复合,二拉我和丽娜相会,又决不是自谋的人。越想越猜不出个道理来,只管呆坐着。到了天色昏黑,何丽娜派听差带了一乘山轿来,说是汽车夫让他休息去了,请你坐轿子去吃饭。家树也是盛意难却,便放下东西,到何丽娜处来。

  这时,何家别墅的楼下客厅,已点了一盏小汽油灯,照得如白昼一般。家树刚一进门,下大衣,何丽娜便上前来,代听差接着大衣和帽子。一见帽子上有许多雪花,便道:"又下雪了吗?这是我大意了。这里的轿子,是个名目,其实是两杠子,抬一把椅子罢了。让你吹一身雪,受着寒。该让汽车接你才好。"家树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说着手,便靠近炉子坐着。炉子里-e-e的响,火势正旺,一室暖AE?如。客厅里桌上茶几上,摆了许多晚菊和早梅的盆景,另外还有秋海棠和千样莲之属,正自欣欣向荣。家树只管看着花,先坐了看,转身又站起来看。何丽娜道:"这花有什么好看的吗?"便也走过来。家树见她脸上已薄施脂粉,不是初见那样黄黄的了,因道:"屋外下雪,屋里有鲜花,我很佩服北京花儿匠技巧。"何丽娜见他说着,目光仍是在花上,自己也觉得羞答答的,便道:"请你喝杯热茶,就吃饭吧。"说着,亲自端了一杯热茶给他。家树刚一接茶杯,便有一阵花香,正是新AE?的玫瑰茶呢。

  在家树正喝着茶的当儿,何丽娜已同一个女仆,在一张圆桌上,相对陈设两副筷碟。接着送上菜来,只是四碗四碟,都是素的。一边放下一碗白饭,也没有酒。最特别的,两个银烛台,点着一双大红洋蜡烛,放在上方。何丽娜笑道:"乡居就是一样不好,没有电灯。"家树倒也没注意她的解释,便将拿在手上出神的茶杯放了,和她对面坐下吃饭。何丽娜将筷子拨了一拨碗里菜,笑道:"对不住,全是素菜,不过都是我亲手做的。"家树道:"那真不敢当了。"何丽娜等他吃了几样菜,便问:"口味怎样?"家树说:"好。"何丽娜道:"蔬菜吃惯了,那是很好的。我一到西山来,就吃素了。"说着,望了家树,看他怎样问话。他不问,却赞成道:"吃素我也赞成,那是很卫生的呀。"何丽娜见他并不问所以然,也只得算了。

  一时饭毕,女仆送来手巾,又收了碗筷。此刻,桌上单剩两支红烛。何丽娜和家树对面在沙发上坐下,各端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玫瑰茶,慢慢呷着。何丽娜望了茶几上的一盆红梅,问道:"你以为我吃素是为了卫生吗?你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知道了。"家树停了一停,才"哦"了一声道:"是了,密斯何现在学佛了。一个在黄金时代的青年,为什么这样消极呢?"何丽娜抿嘴一笑,放下了茶杯,因走到屋旁话匣子边,开了匣子,一面在一个橱屉里取出话起来放上,一面笑道:"为什么呢,你难道一点不明白吗?"她并不曾注意是什么AE-pa子,一唱起来,却是一段《黛玉悲秋》的大鼓书。家树一听到那"清清冷冷的潇湘院,一阵阵的西风吹动了绿纱窗",不觉手上的茶杯子向下一落,"啊呀"了一声。所幸落在地毯上,没有打碎,只AE?出去了一杯热茶。何丽娜将话匣子停住,连问:"怎么了?"家树从从容容捡AE?茶杯来,笑道:"我怕这AE-凉的调子…"何丽娜笑道:"那么,我换一段你爱听的吧。"说着,便换了一张子了。

  原来那子有一大段道白,有一句是"你们就对着这红烛磕三个头",这正是《能仁寺》十三妹的一段。家树一听,忽然记AE?那晚听戏的事,不觉一笑道:"密斯何,你好记!"何丽娜关了话匣子站到家树面前,笑道:"你的记也不坏…"只这一句,啪的一声窗户大开,却有一束鲜花,由外面抛了进来。家树走上前,捡起来一看,花上有一个小红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道:"关秀姑鞠躬敬贺。"连忙向窗外看时,大雪初停,月亮照在积雪上,白茫茫一起乾坤,皓洁无痕,哪里有什么人影?家树忽然心里一动,觉得万分对秀姑不住,一时万感集,猛然的坠下几点泪来。

  何丽娜因窗子开了,吹进一丝寒风,将烛光吹得闪了两闪,连忙将窗子关了,随手接过那一束花来。家树手上却怞下了一支白色的菊花拿着,兀自背着灯光,向窗子立着。何丽娜将花上的绸条看了一看,笑道:"你瞧,关家大姑娘,给我们开这大的玩笑!"家树依然背立着,并不言语。何丽娜道:"她这样来去如飞的人,哪里会让你看到,你还呆望了做什么?"家树道:"眼睛里面,吹了两粒沙子进去了。"说着,用手绢擦了眼睛,回转头来。何丽娜一想,到处都让雪盖着,哪里来的风沙?笑道:"眼睛和爱情一样,里面掺不得一粒沙子的。你说是不是?"说着,眉毛一扬,两个酒窝儿一旋,望了家树。

  家树呆呆的站着,左手拿了那支菊花,右手用大拇指食指,只管拈那花干儿。半晌,微微笑了一笑。

  正是:

  毕竟人间相空,

  伯劳燕子各西东。

  可怜无限难言隐,

  只在捻花一笑中。

  然而何丽娜哪里会知道这一笑命意的曲折,就一伸手,将紫的窗幔,掩了玻璃窗,免得家树再向外看。那屋里的灯光,将一双人影,便照着印在紫幔上。窗外天上那一轮寒月,冷清清的,孤单单的,在这样冰天雪地中,照到这样漾的屋子,有这风光旎的双影,也未免含着羡慕的微笑哩。

  (完)  WWw.VLiXS.CoM 
上一章   啼笑因缘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啼笑因缘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二十二回绝地有逢时形骸终隔圆场念逝者啼笑皆非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啼笑因缘是张恨水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啼笑因缘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