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  作者:卡尔维诺 书号:40213  时间:2017/9/14  字数:6814 
上一章   水族舅姥爷    下一章 ( → )
在石炭纪第一批离开水生生活走上陆地的脊椎动物源于骨质肺鱼,它们的鳍可以在身体下面转动,在地上能当爪子使用。

  “很清楚,水生时代现在已经过去了,”QFWFQ回忆着“那些从事重大进步事业的动物越来越多,每个家庭都有成员走向陆地,所有人都在谈论陆地上的所作所为,都在呼唤自己的亲人。现在,没有家长能拉得住年轻的鱼儿,它们在水边泥岸上拍打着鳍,试着看能否像成功者那样当爪子用。然而,正是那个时代;我们相互之间的差别更加突出:有的家在陆地上生活了几代,家里的年轻一代炫耀自己不再是两栖类,甚至几乎成为爬行类动物;有的则继续是鱼类,甚至变得比任何鱼都更鱼。”

  我们这一家,以爷爷为首,全都在海滩上爬行,好像就未曾有过其他爱好。倘若没有舅姥爷N’baN’ga坚持,我们与水族世界的接触恐怕早就断了。

  不错,我们有一位舅姥爷,就是我姥姥的哥哥,是泥盆纪的腔棘鱼类(生活在淡水中,后来姥姥的表兄弟们都留在那个地方。不过我不想多谈那些亲戚,反正没有人能延续下来)。这个舅姥爷住在某个混浊的浅水区,在原始球果树之间游动。我的所有长辈都出生在那片泻湖的分支里。他从不离开那里一步:在任何季节,只要钻进植物更稠密的地方,就可以感到不是沉浸在水下,我们能看到他在离水面不远处息发出的一串串气泡。跟所有到了那把年纪的鱼一样,泥云刮过他的尖鳃,他总是习惯在那里寻觅什么。

  “舅姥爷N’baN’ga!我们来看您了!您在等我们吗?”我们喊着,用爪子和尾巴拍打着水面,以便引起他的注意。

  “我们给您带来些自己养大的虫子,N’baN’ga舅姥爷!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蟑螂吧?尝尝,您一定会喜欢的!”

  “你们能用那臭烘烘的蟑螂干净你们身上那些让人恶心的树瘤吗?”舅姥爷的话都是这种类型的,甚至更鲁,每次他都是这么我们,可我们都不以为然,因为我们知道过一段时间后他总会缓和下来,喜欢我们的礼物,语调也会温和的。

  “什么树瘤,N’baN’ga舅姥爷?您什么时候看见我们身上疙疙瘩瘩了?”

  说什么身上疙疙瘩瘩的,此话不假,但是那是蟾蜍,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而我们则恰好相反,我们的皮肤非常光滑,没有任何鱼类像我们这么光滑呢;舅姥爷对此是十分清楚的,但他却不肯放弃炮制那些纯属中伤与偏见的言论,因为他就是在这种言论中长大的。

  我们每年去探望舅姥爷一次,而且是全家出动,这也是我们家人团聚的一个机会。大家分布在大陆各地,凑在一起交流信息,互换食用昆虫,讨论以前悬而未决的共同关心的问题,等等。

  对如何划分区域追捕蜻蜓这类离自己多少公里之外陆地上的问题,舅姥爷也要参与讨论,并按照他的标准,即水族标准来判定谁是谁非。“可是你不知道在下面追捕总是比上面的更占便宜吗?这还有什么可让你苦恼啊?…”

  “舅姥爷,您瞧,这不是水面水下的问题,我在山脚下。他在半山,对这山区,舅姥爷…”

  可他呢,仍大论“在礁石下总有最好的虾”实在拿他没办法,他无法接受与自己所处的世界不同的现实。

  尽管如此,他的评判仍然继续对我们大家具有权威:我们最后总要征求他对那些一窍不通的事物的意见,虽然都知道他往往会大错特错。也许他的权威来自他的年迈,来自他讲话的方式陈旧,比如“把鳍垂下来点,好!”可我们连这话的意思也不大清楚。

  我们曾多次有过把他带到陆地上来的打算,而且一直努力着;对于这点,家庭各支脉间的竞争从未停止,因为谁能把舅姥爷带到地面上,谁就会处于全家族最重要的地位。然而这真是毫无益处的竞争,因为舅姥爷从不梦想离开他的泻湖。

  “舅姥爷,您这么大年纪,知道我们多不愿意把您一个留在这的环境里啊!我们有这么个想法…”我们开始进攻。

  “我还以为你们都明白了呢,”老鱼打断我们的话,说:“如今你们该丢掉在干地方玩耍的趣味了,该回到像普通鱼类生活的时候啦!这水是为所有鱼的,而这吃的,这季节的蚯蚓真是从未有过的好吃哩,你们可以跳下来好好游耍,我们再也不提它了。”

  “不,舅姥爷,您听成什么了?我们想带您跟我们一起去一个漂亮的草场,…您会看见在那里多么好,我们在那里挖一个乎乎的坑,很新鲜:您就在那里闲游散步,和在这里一样;您还可以四处走走,您一定会走。还有,到您这岁数,地上的气候最适合不过了。总之,舅姥爷,您就别再让人求您了,来吧!”

  “呸!”舅姥爷的答复斩钉截铁,鼻子一水,就在我们的目光下消失了。

  “可这是为什么呀?舅姥爷,您为什么反对,我们真不理解,您这么阅历丰富,而有些偏见…”

  水面上冒起一串气泡,他在灵活地甩尾下沉之前给予我们最后的答复:“谁鳞里有跳蚤,就肚皮在泥里游。”这是当时的表达方式,相当于我们现在的谚语,其意思是“谁谁自己搔”他用“泥”字,是因为他每次谈到我们称做·“地”的东西的时候都用这个“泥”字。

  那个时候我在恋爱。我整天跟Lll在一起,互相追逐。像她那样灵活的女孩真是前所未有的:那时像树一样高大的蕨类植物,她能猛一下上到顶尖,而树尖被她弯到几乎挨着地面的程度,她又能跳下来继续奔跑。我在运动方面比较迟缓笨拙,总在后面跟着她。我们穿越干燥结壳的没有人迹的内陆。有时我为离泻湖太远而感到恐慌,而对于她,什么都比不上远离水生生活:沙漠、戈壁、草原、密林、山岩、石英山,这才是她的世界,似乎专为让她那双长长的眼睛观察,让她那敏捷的步伐穿行。看着她那光滑的皮肤,你会觉得从未存在过鳞甲。

  Lll的亲戚使我有些敬畏:他们是那些在更久远的时代就定居陆地并劝说我们来此居住的少数家庭之一;是那些如今可以在干地上生出硬壳保护的卵的少数家庭之一。至于Lll,只要看看她的蹦跳,她的敏捷动作,就知道她生于太阳和沙土中热孵的蛋,从诞生起就用腿站立,并能摇晃着迈步前进,而我们这些进化不足的家族还停留在摇摇晃晃的阶段上。

  发展到Lll认识我父母的时候了:我们家族最年长、最有权威的便是N’baN’ga舅姥爷,我不能不让他看一下我的未婚。可每逢有机会时,我都窘迫地推迟拜会,因为了解她所生长的环境,我还没有勇气告诉她我舅姥爷是一条鱼的实情。

  一天,我们正在走过环湖的淋淋的岸边,它是由绕着的植物和腐败落叶与沙子共同构成的。Lll提议进行她惯用的比赛或能力测试:“QFWFQ,你保持平衡到什么程度?我们看看谁能在岸边上跑!”说着就从地上跳到岸边,但稍有些犹豫。

  我觉得这次不仅能与之竞争,而且能战胜她,因为在地里我们的爪子更抓得有力。“你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我喊着“也可以更往那边!”.

  “别胡说!”她说“那边怎么能跑?那边是水呀!”

  也许是开始关于N’baN’ga舅姥爷问题的谈话良机到了:“那又怎么样?”我说“有在岸边跑的,也有在那边跑的。”

  “你说什么?没头没尾的。”

  “我说我的舅姥爷N’baN’ga,他就在水里,像我们在地上一样,而且从未出水。”

  “嗬!我真想认识一下这个N’baN’ga舅姥爷呢!”

  她的话音未落,泻湖混浊的水面上冒出一串气泡,水形成了一个小旋涡,出一副长尖尖的鳞片的嘴脸来。

  “喏,就是我,怎么了?”N’baN’ga舅姥爷睁圆眼睛看着Lll,他面部像石头一样毫无表情,巨大的嘴两侧的鳃一鼓一鼓的。舅姥爷可从未显得这么与我们不同,真是一个地道的妖怪样。

  “N’baN’ga舅姥爷,请允许,这位,我很高兴让您认识她,我的未婚Lll。”我指着未婚,不知她为什么靠后爪直立,这是她最讲究的姿势,当然也是这位野的老人最不喜欢的姿势。“这么漂亮啊,小姐,是来洗一洗尾巴的吗?”N’baN’ga舅姥爷开腔了,这套话在当时也许是很彬彬有礼的话,可在我听来甚至是不体面的下话。

  我看了一眼Lll,以为她一定会气得扭头尖叫着跑开。可是,没想到她受到的对周围的俗气无所谓的教育竟如此之深。

  “你听着,那个小植物,”她不以为然地指着湖中生长的巨大的灯心草问“您能告诉我它的扎到多深吗?”

  这是人们借以维持对话的问题,真难想像灯心草对她能有什么要紧的!可舅姥爷却好像全部投入,大谈特谈起那水上浮生之树的如何如何,他怎么可以在间游来游去,甚至那下面便是最适宜他捕捉猎物之处。

  而且他一谈就没完,烦得我直气,试图打断他的话题。可是你知道我那冒失鬼女友怎么样吗?她能听进那套话吗?“啊?您在水中的之间捕猎?真有趣!”

  我羞愧万分。

  舅姥爷又说“可不是闹着玩的!那里的蚯蚓可真能让人餐一顿的!”说着,就不假思考地来了一个扎猛子。他这动作做得那么灵敏,甚至向上一蹿,跳出水面老高的,一身鳞片斑斑点点,张开他的扇形鱼翅,然后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再垂直落入水中,扭动着半月形的尾巴和身迅速消失了。

  见此情景,我把匆忙准备好的向Lll作解释的话趁舅姥爷离开这阵子全端了出来:“你知道,要理解他,他脑袋里只有像鱼一样生活的固定观念,结果就真像鱼一个样子了。”我的嗓音得很低,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姥姥的哥哥鱼到这个地步。我刚说:“Lll,天色已晚,我们走巴。”舅姥爷已经从水中出头来,双间叼着一条蚯蚓和拖泥带水的海带。

  我觉得不会是真的,当我们道别时,我悄然无声地跟在皿身后摇摇摆摆的,心想现在她该开始一套评论了,也就是说对我来说最糟不过的时刻要来了。Lll没有停步,只是转过头来向我说:“可是,可爱的,你的舅姥爷。”她所说的只有这几句,别无其他。在她的讽刺面前,我不止一次毫无反击之力,可这次我对她这话的反应是宁愿不再看见她,也不愿再触及这个话题。

  然而我们继续相见,一起散步,再也没提过湖边那次的事情。我心中无底,很想说服自己“她已经忘记此事了”可又常常怀疑,她沉默是为了让我在她家人面前当众出丑,或者是——对我来说更为糟糕的假想——只因为同情才试图转移话题。直到有一天天刚发亮时,她憋不住才说出:“可是你不带我去看舅姥爷了?”

  “说什么呀,”她是认真的,她一直盼望能跟舅姥爷聊天。我简直给得摸不着头脑了。

  这一次在湖边的访问更长了。我们三个都躺在湖岸的斜坡上:舅姥爷在靠水一边,我们也半身泡在水里,从远处看,谁也说不清哪个是陆地上的,哪个是水族的。

  老鱼又开始他那套老生常谈,说起水呼吸胜过空气呼吸,又是一整套攻击诬蔑之词。“现在Lll该跳起来振振有词地反击了。”我心想。可那天Lll用的是另外一套战术:认真讨论,捍卫我们的观点,但好像又是认真听取老N’baN’ga的。

  按照舅姥爷的说法,地面上升只是有限的现象,也会像当初上升一样再回落,反正是不断变化吧:火山、冰川、褶皱、气候和植被的变化。而我们的生活必须面对不断的变化,其间会有整个种族的消亡,只有那些顺应变化的人才能生存下来,生活的美好在于完全被卷入并忘却。

  我们这些岸边长大的子女都是乐观地看待前景的,我对他的论点严厉驳斥。可是真正让我糊涂的是Lll,她形态到了完美的地步,生于征服陆地的家族,面前展现的是无限的能力,而舅姥爷怎么能否认她所代表的现实呢?我被辩论的热情所燃烧,可我的女友似乎过分冷静,过分理解对方。当然,对于我这个习惯听舅姥爷辱骂的人,他的这个话题真有新意,虽然充陈旧和夸张的表达方式,连语调也显得可笑。我为他对陆地这个完全是他外界的情况的了解之多而感到惊奇。

  而Lll不断以提问的方式设法让老人对水中生活说得更多:当然这是舅姥爷最抓住不放、最激动不已的话题。与地面和空气的不稳定相比,泻湖和海洋代表着未来与安全。那里的变化是有限的,空间和食物无穷无尽,温度总能找到平衡,因此生活会一直保持迄今为止的样子,没有变态,没有对前途的怀疑,在其充分的完美中使每个事物都深化自己的质,达到自身的实质。舅姥爷说到水族的前途时既不美化也无幻想,而且不掩饰问题恶化的可能(对含盐度上升的担心),但这丝毫也不会扰他所信任的那些价值和比例。

  “可是我们现在能在山谷和平原奔跑了,舅姥爷!”我喊着,以我自己,更以Lll的名义争辩,而她却沉默不语。

  “去你的,小蝌蚪!你一回到水里就回到家了!”他又拿起我常听到的对我们训斥的语调来。

  “您不信,大叔,我们要学水下呼吸是太晚了吧?”Lll认真地问,我不知道该为她称呼舅姥爷为大叔,还是为她的某些问题(至少我不习惯想的问题)而感到茫然。

  “如果你身在其中,我的星星,我立刻就可以教你!”.

  Lll发出奇怪的大笑,终于开始跑了起来,跑得我都追赶不上。

  我走遍平原和丘陵寻找她,来到一个四周是荒原和树林的环水的山嘴。Lll就在那里;她一定想凭她的认真倾听和逃跑到这里,告诉我“我明白了”:我们必须像老鱼待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样,努力待在我们的世界里。

  “我会像舅姥爷在那里一样待在这里!”我大喊着,有些含糊,但立刻补充道:“我们两个,在一起!”因为我没有她真的感到不安全。

  而Lll怎么回答我呢?我现在事隔多少世纪后回想起来还会脸红。“去你的,小蝌蚪!要另外二个!”我不知道她是想把我和舅姥爷一起讽刺,还是模仿舅姥爷在外孙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年迈昏聩的态度。·无论是哪个假设,对我都是同样的打击:因为都意味着把我看成半路人,非驴非马的两不靠。

  我失去了她吗?怀着这个念头,我飞快跑去争取她。努力做些脸的举动:猎取飞虫时,我跳高些;挖时,我刨深些;与同类较量时,我勇猛些。我为自己而骄傲,可每当我做这些漂亮事时,她都不在那里看我:她总是失踪,不知躲藏在哪里。

  我终于明白了:她是去了泻湖,我舅姥爷在教她在水下游泳。我看见他们以同样的速度划破水面,很像兄妹一般。

  “你知道,”她看见了我,高兴地说“爪子当鳍用也很好使哩!”

  “好啊:看你进步多大呀!”我只能不无讥讽地评论。

  我知道,这对于她只是游戏。然而是我不喜欢的游戏。我要召唤她回到现实中来,回到等待着她的未来中。‘

  一天,我在高高的蕨树林里等她,一棵棵蕨树伸向水中。

  “Lll,我有话跟你说,”我一见她就开口说道:“你现在开心开得不少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呢。我发现一个山脉:那面是无边的碎石平原,水刚退去不久。我们将最先进驻那里,用我们的子孙来布那辽阔的领土。”

  “大海才无边无际呢!”Lll说。

  “别再重复那个老糊涂的胡话了!世界属于有腿的,而不是鱼类的,你知道吗?”

  “可我知道他是一个算得上一个的!”

  “那我呢?”

  “没有一个有腿的能像他那样。”

  “那你家呢?”

  “我吵架了,他们从来就什么也没懂。”

  “你疯了!不能再倒退的!”

  “可我就要!”

  “你要干什么?你一个人跟那条老鱼?”

  “嫁给他!跟他一起回归鱼类,再生出一些鱼来。再见!”

  她最后纵身一跃,一直攀到蕨树最高的一片叶子上,又纵身跃人湖水中。她再度出水面,但已不是只身一个,舅姥爷结实的镰状鱼尾在她的尾巴旁边,双双破水前进。

  这对我是极大的打击。后来又怎么样了?我继续走我的路,在世界的改造之中也改造自我。在许多生物中,我经常遇到比我更算得上“一个”的:一个宣布未来的生物,一只为刚钻出蛋壳的幼崽哺的鸭嘴兽,一个身处矮小植物之中变瘦的长颈鹿,或者一头证明已不再复返的过去的新生纪开始后仍幸存的恐龙,或者一只以往能保持几百年一动不动的鳄鱼。所有这些动物,都以某种方式比我更高级,更发达,使我在它们面前显得那么平庸,而我却没有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WwW.VlIxS.com 
上一章   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水族舅姥爷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是卡尔维诺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