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总裁的不伦情人  作者:夜语姬 书号:11131  时间:2017/4/9  字数:7188 
上一章   第02章    下一章 ( → )
周旁前来吊唁的亲友何时离开,唐宛瑜恍若未觉,只是例行公事在每只轻拍她肩膀安慰她的人们点头回应,黑纱下的脸容无太多表情,在众人默默观望宋仁庆的棺木入土后,在追思法会拜祭,再一一与她道别慰离,刮过耳旁寒暄的声音宛如颂经和尚机械化的词藻汇令。

  婆婆受不了打击被人搀扶下去休息,独留她守着空的灵堂;忙碌了几天、奔波一天,她却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直到天色已暗,灵堂寥寥无几个客人,和剩下几位宋家的长辈。她一对朦胧大眼视向堂前丈夫的相片,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在这些长辈眼中不免惋惜,叹她年纪轻轻便要葬送青春美貌,成为宋家未亡人。但在面对双双关怀的眼神后,她感受一张张面孔隐藏无形冰冷迫感,尤其是位居他们之中、她眼前有着高大个头的人影。

  “宛瑜,节哀顺变!是仁庆无福享受,你可要打起精神来呀!”未觉何时身旁忽然传来老迈声音,她一恍神,那浓浊气味扑鼻而来,双肩立刻被近身的中年男子搂抱住。充纹路带笑的脸,两颗不安份的眼劲瞧她纱下美丽脸蛋与黑袍包裹下的苗条身段。

  她不知所措,下意识躲避混合口臭之味,来人油头粉面,那搭在背上的手令她不知如何甩,本能往前一望,遂看到宋世杰也瞧见这幕,空气骤冷飕好几十度。

  这眼神一会,唐宛瑜面色随即苍白,因为她看到宋世杰脸色比往常还可怕,正往她这方走来。

  罗博特是他父亲最小的堂弟,是个中法混血,年少却好吃懒做,晚年霸着他父亲给他一点家业坐拥无数美女,一事无成,是宋氏家族中最出名的老头。

  “萝卜舅舅!这种场合不太适合。”就算这位长辈西装笔,拥有纯外血统的硬朗身材,不过在全台最高大、予人刻板印象的钻石单身汉面前乍是矮了一个头。严峻俊容睥睨而下,森冷语词带出平时嘲的鄙夷,似铁大手一揪,硬是将她身上那只咸猪手扯下,遂见半百的老人见他紧绷不悦的脸而吓退,慌张想从钢铁般的手腕出被抓疼的指头。

  “呃!我是安慰我们家的宛瑜,无刻意…无刻意。”开玩笑,毕竟眼前的世侄是坐拥宋氏集团的首脑,若是得罪他,即可能卷铺盖回家吃自己。罗博特委婉解释竟丢脸发出哀叫,觉得手腕快被扭断,只怪自己见忘立场趁机吃豆腐。

  瞬间被解危,唐宛瑜抬起惊吓的眸光,见她大哥钢板阴沉的脸无半分暖和效果。虽是单手捉制老人,目光却直落她身上,愈发深沉难测。

  “我…去化妆室一下。”她因突入的意外窘困,想开口道谢却吐不出,幸好现场无外人,移动僵硬的两腿尽快越过他,逃出后却是往花园方向而去。

  迳不见后面一直紧盯她娉婷身影的黑眸,早瞧见她故意绕道折返的方向。

  夜晚的气候气未退,坐在秋千上虽冷瑟,唐宛瑜却只能缩在此地,该说是她想一人静一静,或是让她发呆的好去处。

  二十三岁就守了活寡真始料未及,她仍沉入在和新婚丈夫相敬如宾快有发展的温馨日子里。才几天,便已隔世,彷佛这一切好像做了一场梦。

  她清丽娇容像一尊雕像,未觉悟怔忡,直到有人影走近,在花园晕黄灯照下,那影子猝然在眼前一晃,她双眸才惊觉个头高大人影在她身旁一股坐下,沉重之力猛然让秋千晃动不已。

  ----

  她水眸一怔望,仅见宋世杰未穿西装,白色衬衫钮扣开敞到膛,不若以往老是穿着体面,平时略长的发梳抹整齐,这时散开凌乱,看来有着落拓、不羁的放。他扯开衣襟上的领带,凑喂了手中的酒瓶几口。唐宛瑜瞥见,顿觉那领带好似临时加上去,显然他心情相当差!

  登时宋世杰身体往下坠摊,长腿固定地面,制止秋千的震。她忽闻一阵酒气扑来,眸光往上移,竟瞧他酣醺的脸容欺近她几分,心儿猛地噗通。

  “街灯熄影,你的观众已散,是应该找寻休憩的后台。”

  她不明所意,如坐针毡,身子不往右旁缩,秋千的坐板不起一重一轻的重量往旁倾斜,遂让他大手捉住秋千链条,免得她重心不稳摔落地面。却让他身躯贴靠更近,近得她雪颈都可以感到他徐缓的呼吸。

  “第一次见到你,是新嫁娘,第二次看到你,却成了活寡妇,想不到你身份转变可真快!”他不改对她揶揄,她纤白的手想握稳右方链条,被他另一手伸来覆盖柔手背而吓得缩回,整个人顿在他双手箝制范围内。

  她瑟缩着,他身上危险味道让她汗竖立,每次遇见他都警觉心一起,而不知为何,她一看到他心脏都会失速跳动,跟和宋仁庆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宋仁庆给她的是安心,而他给她的感觉却是充危机,是一种不安定素,彷佛有他在的地方就像一枚不定时炸弹,似乎会将她带往哪个不堪的未来。

  她无力反驳他,毕竟仁庆是为她而死,就算家族的人不指责她,仍有歉疚。而且她开始意会到他对她的苛责,没有照顾好仁庆的苛责。

  他沉暗的眼扫过她黑衣包覆下的高耸部,与纤细优雅曲部线条,从她身上传来的馨香竟起他体内酒作祟。

  “看这双水汪汪大眼、赛雪般肌肤、柔润嘴,如此颠倒众生的容貌,难怪宋家的男抵抗不了!”他声音沙哑,就连自己都有独占她的念头,这是他第一眼见到她时就有的念,尽管他对她印象不好。“仁庆是该怪自己眼光太好,还是笨到娶个招蜂引蝶的女人当子!”

  “我!我…不知道!”她明白他意指刚才的意外,想否认她并非勾引,更不知他在说什么。

  “没有的话,似亲的长辈怎会轻薄你!”可他睨瞪她的眼神有责怪。

  她悄悄挪动自己想逃离有他危险气息的地方,逃离他的臂弯,怎知他竟将她所坐秋千拖到他面前,修长双腿夹紧她坐板,令她双腿陷入他两腿间显得姿势暧昧。

  她惊惧凝视,黑纱下天生丽质的脸苍白似朵脆弱小白花,朱语还休,似想为他的成见、替自己的委屈辩解。

  他冷慑的眼见她如惊弓之鸟,装清纯柔弱的模样竟如此自然,也就是因为如此才能起男人的保护和怜惜,骗男人的功力真高明,当下更愠暗几分。

  “嫁进宋家,生为宋家人、死该是宋家鬼,我不要你尊守三从四德,但起码为仁庆尊守妇道,不要去勾引与你有亲戚关系的男人。”他的手竟逾矩抬起她的脸,掀开她至鼻的面纱,摩娑吹弹可破的肤颊。

  这唐突的语意一如第一次见面时对她的警告,瞋视他俊逸的脸,她心顿莫名怆疼一下。

  “我只想知道,你真的爱仁庆吗?你会为仁庆的死痛心吗?”他嗓音柔和,沈哑笼罩而下,他轻轻抚摸她细致脸颊,就算初接触她震撼反弹,然那指腹的触摸竟起她身体一阵轻微颤栗,似触动她内心脆弱部分,美丽双瞳泪痕犹

  她怅惘着,她的确是喜欢仁庆的,却是一种依赖,彷佛失去他是若有所失着什么的感情。

  “你知道那小子为你做多少事吗?就算不在人世,他是否能长注你心?就算你得到别的男人青睐与他们亲热,他是否能时时刻刻令你惦记着他?”他的呼吸拂来,带着酒气醺然的刚竟令她意,猛然才发现他的试探。

  那咄咄人的进,令她慌乱反驳。“大哥!你多虑了!我爱仁庆,心中当然只有他,不可能做对不起他的事!”这神识一清醒,唐宛瑜才发现他的脸孔朝她低下只差五公分便可亲到她。

  那容颜一对如星灿魅眼凝视她,似酣醉未清醒,气愤中又恍似沉浸在悲伤情境,而他的手按住她后背,登时她才发觉整个人不知何时滚落他的怀抱里。

  “!”她想命令坐在他膝腿的自己挣脱,手肘迳被他一掌捉住。

  “仁庆是善良的好孩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儿,他的死让我这做大哥很伤心,让我们这些做亲人的…很难过。”他不断将头偎靠她耳旁,似想从她身上寻求填补空的慰藉。那香的颈项又刺他体内血气,按住后背的手滑到纤,再寻到肩膀想剥落束在部的薄衣。

  “大哥!”尽管在他怀里有多么温暖的感觉,又让唐宛瑜赫然发现,他直鼻梁摩娑她的鼻,嘴与她苍白的就要贴在一起。

  这是仁庆的守殡之夜,他!怎在这里做这些奇怪动作,何况还在大门敞开的后花园,面对灵堂仁庆的照片,也不知堂内仍有多少没走离的人瞧见这幕!她登时吓跳。

  “大哥,你喝醉了!”双手使劲想推开在她身上的他,哪知喝醉酒的他力气大如山,推都推不动。

  就在秋千一个略微移动,往旁移,她抓住这机会用力推开他跳出锢臂弯,令沉重的男人往下摔落。

  猝不及然,她踉跄踢倒地上的酒瓶跌个一跤,心脏震跃得快跳出腔,管不着是否摔疼自己,她不敢瞄向背后男人的状况。迳自拔腿…只想逃出这里,逃出这令她尴尬又狼狈,震得快不能呼吸的处境。

  ----

  自从那天以后,唐宛瑜就没有见过宋世杰,而是尽可能回避他。

  宋家企业体系庞大,他平常公事繁忙显少会回到宋家。幸好后来似乎没传来奇怪流言,可能没人瞧见那幕。

  但是她时时担心那下着细雨的后花园,他酒醉躺在那儿是否会着凉?一面又怪自己,仁庆才死没几天,她怎可以一直想着他大哥。

  那晚对她上下其手令她心悸犹存,且有着被侵犯的羞辱感。因为容貌姣好,个性温柔婉约,唐宛瑜在学时一直是被公认的校花,无人曾在举止对她有非礼不敬之意。

  唐家虽无宋家来得有钱有势,但她爸爸在台湾企业界还算是个有脸人物。想追求她的一票男孩子不仅觉得她高高在上,更有种高贵不能亵玩的隔阂,只能当她是偶像情人在梦中幻想。

  今非昔比,她算是尝到寄人篱下的苦楚。或许是父亲对她的疼爱与教导,她是个受过高等礼教的千金小姐,怎会做出有辱家门,让亲爱父亲为她这女儿蒙羞的事。

  位在靠窗的位置,她环抱自己,这间闺房已不再温暖,没有宋仁庆在的地方,更突显她的不安与孤单。

  面对那天宋世杰的话,是刻意挑拨的猜忌?还是太伤心胡言语?这是她第一次感到男人的可怕,虽然排斥可有一种怪异之感令她不敢去挖掘。

  房内对讲机又传来呼唤,是婆婆吩咐陪她逛街的嘱咐,她不敢怠慢去接听,自从儿子死后婆婆精神很差,是需要多散步摆悲恸。

  “宛瑜,你在房内吗?听说世杰上礼拜感冒一直没好,我想去探望他。”她的心猛然惊跳。

  上礼拜?不就是仁庆出殡的后花园…她似做错事充愧疚。

  “唉!仁庆的死让他很难过,你能陪我去看他吗?”听到婆婆的要求,她忙回绝。

  “下午我要整理仁庆的照片,时间不便!”

  “也对!看见照片只会触景伤情,不如别见好。”婆婆声音是哽咽,与她同病相怜。

  唐宛瑜抚平口异样的跳动。

  然而幸运之神似无眷顾她,既是守殡,她的生活重心全在这房子里,除了偶尔陪婆婆能踏出宅门,宋世杰硬是规定,在继承仁庆于宋氏公司的股权财产前,她必住在宋家,所以连娘家都不得回,似乎足不出户;和别的男子说话太靠近,亦怕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丑媳总要见公婆,既是一家人,怎可能不与宋世杰碰面。她尽可能在收到他踏进家门的讯息时,找别的事情做,前脚一离他后脚进,避开感时机点,似在两人间形成诡谲氛围。

  终于在三个月后,她申请出国散心,在飞往普吉岛的机场送行时,婆婆仍对她提醒:“你不去看世杰吗?他天天都很关怀你。”李碧珠以为她丧夫之恸,将自己封锁不与人接触,似无查觉她和世杰有何不对。

  “不用了。”唐宛瑜纳纳回,知晓大哥感冒早康复,虽有戒心仍想探查他的状况,可心中的愧疚令她不敢接近他。

  “我不放心让你一人去国外,要不要叫世杰陪你去。”可婆婆却神经大条的提议。

  得唐宛瑜将脚跨进等候机门,笃定着:“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婆婆放心。”

  这趟旅行目地,意在要自己记住与仁庆相处的时光,她要自己记住今生只有丈夫一个男人,不准异心。

  可在普吉岛回忆与宋仁庆一切事物时,她愈显得孤独,经常形单影只的纤影竟落入追随者觊觎的眼底。

  尽管这里景风光明媚,入冬的普吉岛气候凉爽,却有着萧条的秋瑟味,一景一物彷如前月的场景,更令唐宛瑜心里浮上寂寞与旁徨。

  位于东海岸的萨加饭店,可看到相当美丽的景观。她有时会独坐在木屋式的别墅阳台,欣赏落海景或当地人员跳舞弹琴表演;而一早便乘坐饭店的客车到附近乡间小路、名胜古迹寻找昔日与宋仁庆踏过的足迹。

  一,祸不单行,她的专车被一辆肇事的宾士撞上。她听到泰籍的司机不住向人道歉,也忧心下车探望状况,竟见对方那熟悉面孔时,登时愣住。

  “宛瑜,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曾经扰过她的舅父看见她竟眉开眼笑,不该出现的人竟落入眼廉,令茌弱的芺蓉更苍白,不吓退。

  ----

  “唉唉,好好的在国内不成,偏偏到这里,你看!你的佣人撞坏我的车,这这…该怎么办,我只有这辆车,八百万名车!”罗博特懊恼直呼,带笑的脸斜视一旁年轻貌美女子。

  在国内因忌惮宋世杰,罗博特不敢踏进宋家睹视佳人一眼。可在国外,人生地不无任何障碍,他大可恣意妄为,来场异国遇,让佳人落入他魔掌。

  “我不知…会撞到舅舅的车。”在宋家除了婆婆,她一人出外旅行想必传开来,唐宛瑜真不知罗博特也刚好在普吉岛。

  “我们的车会撞在一起真是缘份,别小看这座岛人口数量,我们却在微乎其微的机率碰面,可见你、我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

  “我会赔你!”唐宛瑜瞥见车门凹陷,心惊一语。

  “这板金可是法国名产,连车轮价值千万,要赔就算你八百万好了。”罗博特狮子大开口,特意刁难。“若赔不起的话…”

  “我会赔你!”徒然忘记饭店的车和司机都是租用,唐宛瑜只想打断罗博特可能的牵

  然而八百万,还没过继宋仁庆遗产前,她打哪儿去找这笔钱。

  “唉唉,我的车不能坐了,可叹老人家怎么走回饭店呢?不如侄媳载我回去,顺便可以与你聊聊。”

  “可是我的车也撞坏了。”唐宛瑜机回道,边暗示司机,遂见罗博特虽委屈着脸,车上却跟下两名壮汉,好似他的保镖,突来压力竟挟持唐宛瑜和司机往车后座钻。

  自诩绅士,罗博特不敢强迫她,但藉着言语交谈,这老鬼老是对她动手动脚,令唐宛瑜惧怕的想哭吼。“你住哪?”她娇小身子被罗博特揽在前,像犒赏老人的奖品一样。

  “舅舅,请放手!”她直想甩掉黏在部的手,望向车窗快速过景,还好这里离饭店很近,车门一开,她立即跃下,跳离这恶心老人身上。

  罗博特笑得颜面鱼纹横生,饭店人客众多,怎能令识得他们的人认出来,自然命保镖将唐宛瑜快速带上楼。

  “不,放开我!”她惊恐大吼,即被幪住口鼻,怎不见饭店警卫瞧见她异状。

  “宛瑜呀,你一个女孩家住这里很危脸,需要有人照顾,还是让舅舅照顾你,我们进去叙旧。”

  “我,我不住这里。”她机警心生一智。

  “那么住哪里?”罗博特只想将面前可口的美人丢进房间,但是怕强来会被控告强暴罪名,宋世杰一定饶不了他。必需撒下陷阱要她愿献身又不敢张扬才行。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舅舅就送你到此。”罗博特笑笑,又横眉竖目屈指算算。“可那八百万希望你尽快凑足给我,若凑不成没关系,只要你陪我睡一宿,舅舅自不当一回事。”

  唐宛瑜睁目,心惊胆跳这企图。

  殊不知,这是恶梦的开始。她根本不知道这是场蓄意制造的假车祸,想出去,便被门口保镖挡回,这饭店人员和保全皆被罗博特收买,监控了她的行动范围。

  她无从回国向婆婆求助,连打通电话也被恶意切断,包包手机也不见踪迹。

  她在这玩得连忘返,懈下心防,想不到随之而来是此等恐怖事件。

  房中电话留声机里每传来罗博特的催讨。

  “宛瑜呀,只剩一天喔。”

  她精神快崩溃,打算跳窗逃,趁门口保镖不注意,故作镇静暗自丢下单。怎料罗博特比她还急,当门打开正好撞见她跨窗。

  “唉唉,一走了之可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罗博特一脸无赖,命人将她拖进来,竟用绳索将她困绑,再命两个保镖出去守住门外。

  既然她有此打算,罗博特也不用掩藏他猥琐的真面目。

  “不,你做什么,舅舅…”唐宛瑜标致绝美的脸庞挂着泪,惶恐的双眼竟趋显美

  即使是如此我见犹怜,仍不失优雅端装的姿。令罗博特体内兽大发,只想撕碎眼前美人儿的衣衫。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声抠打,接着房门被撞开。正当罗博特着上身抓着被撕碎衣服的宛瑜时,愕然回过头来。

  他额头猛地被快步走进的黑衣客用不明物体击中,哀号倒在一旁,血面。

  几位黑衣人走进来,随之恭他们的指挥人物。

  唐宛瑜惊吓之馀,视野模糊,只觉那个头高大的人好像是她大哥。  wWW.vLiXs.cOm 
上一章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总裁的不伦情人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02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总裁的不伦情人是夜语姬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总裁的不伦情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