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她是我妈妈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她是我妈妈  作者:玄小佛 书号:11018  时间:2017/4/8  字数:8627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惠珍足的望着罗平吃东西。“韩梅还真是好欺负,骂时任你骂,气消了,半夜去找她,也不敢吭声。”

  “嗯,这叫妇女美德。”

  “以后不要半夜去找人家。”

  “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跟小方还常常半夜在佩华那又吼、又叫、又喝酒呢!”

  “你慢吃吧,我要去睡了。”惠珍转身上楼。

  “妈!”罗平叫住了惠珍,顿了顿。“妈——小同的爸爸走了,你觉得——寂寞吗?”

  惠珍兀立了片刻,罗平又呐呐地说:

  “你嫁给小同爸爸的时候,你说你在等我长大,你是个平凡的人,你寂寞了二十七年。”

  “妈没时间寂寞,要照顾小同,要照顾大儿子,——将来,还要学习和媳妇相处,妈没时间寂寞。”

  惠珍直了杆,进房去了。

  4yt

  罗平、小方一群人冲往佩华的家,玛莉抓着牛干,边嚼边问:“喂!佩华,今天什么日子,是不是三度生日呀?”

  佩华笑笑,望着罗平。“坐在那边一句话不说干嘛?摆了张木瓜脸。”

  “不是木瓜脸,是一张会吸烟的扑克牌摆在椅子上。”小方扶着莉奇坐下。

  “把大家都召集到这儿,又要宣布什么大消息?”

  “我找到新工作,不再搞什么专栏、杂志了。”佩华坐在地板上,斜搭着垫子。“那种狗玩意儿玩得没意思了。”

  “什么工作呀?”

  “秘书,贸易公司的秘书。”

  小方不耐烦的埋怨:“别整人好不好?换工作对你来说也是个消息啊?大半夜的劳师动众,我可是有家累的人咧!”

  莉奇推小方一把。“你少喂!我喜欢出来谈谈,你希望整天把我摆在家里,闷出病来!”

  “喂,佩华,你换新工作就会到新男朋友,怎么样?你的新老板相貌如何?”

  “五十几岁了。女儿在美国念书。”

  “嗯,好扫兴,我以为是个年轻潇洒的。”玛莉叫道。

  罗平突然站起来。“莉奇,你跟小方先回去吧!小方,顺便送送玛莉,太晚了。”

  玛莉吵着:“我不走,我要在这边凑热闹。”

  莉奇也叫着:“我也不走!小方这王八蛋跟我结婚,都不带我出来玩。”

  小方不的瞪着罗平。“我是你花钱雇的呀?

  叫来就来,走就走,还得送玛莉,车钱谁付啊?”

  罗平了张钞票,往小方口袋一,将三人推出门去。

  佩华不的说:“主人是你还是我?我换了新工作,找朋友聚聚,热闹热闹,碍到你了?”

  “换工作,换掉你的专长?佩华,是你自己诚实讲,还是我来说?”罗平的声音一声沉过一声,“你真不要徐良宏?你是吗?”

  “是我不要——”佩华故意一甩头。

  “我看得比你还清楚,你在玩自尊心,你是预言家是不?我来给你预言,你的自尊心会跌碎,再玩下去,有一天徐良宏会跑来告诉你,求你原谅!

  像当初的我!”

  罗平咆哮完了,掉头便走,留下佩华低头轻啜着酒。

  4yt

  “伯母,我知道罗平关心我,不过,我没那么脆弱。”佩华说。

  “我嫁过两次,但两次婚姻,真正相处的时间不到两年——我这一生的婚姻,还不到两年。”

  惠珍苦笑的望了望佩华!“就像你说的,韩梅命中犯克,我跟韩梅差不到那去。不过,我是被命运支配的,是被动的,我心里虽然痛苦,却没有遗憾。

  你跟徐良宏的感情操纵在你手上,你也别告诉我,你不会躲着偷哭,天下没有例外的女人。”

  “没错,我跟徐良宏的感情是操纵在我手上,只要我一个电话,便可以做新娘,可是那个新娘的滋味是什么?也许新婚之夜,我会发现我的丈夫正和伍培英通电话,一颗心还挂念着那对母子那边。”

  佩华苦涩的了口烟。

  “这是我可以操纵的结局,那个滋味好吗?那个滋味比现在我就放掉徐良宏好吗?”

  “一个那么讲情义的男人,这年头很难找了,像这样的男人,我觉悟得你放弃了很可惜。”

  4yt

  佩华、心烦气躁的把手中的文件一扔,耳中不停地响起惠珍的声音——一个那么讲情义的国男人,这年头,很难找了——她烦躁的摔头,又看表。

  门开了,郝志远走进来,脸上挂着儒雅的微笑。“请问——王董事长在吗?”

  “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我五点就可以下班,就为了等你,拖到现在!”

  “对不起,在太忙走不开,真抱歉!”

  佩华口气恶劣的:“拨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呀!明天上午再来吧!你忙,我们老板比你更忙,下次请不要耽误老板秘书的时间!”说完,拿起皮包便走了,留下呆楞的志远。

  4yt

  “郝志远先生,在美国专攻市场调查学,我特别礼聘来公司做顾问的。”

  王立刚替佩华介绍郝志远,又转向志远说:

  “志远,这是我的秘书,黎佩华,像我女儿的。”

  佩华伸出手,带点歉意:“昨天很抱歉,请别介意。”

  “怎么?昨天初见面就闹得不愉快?”王立刚问。

  佩华略女儿态的:“董事长,我约个朋友吃饭,想提早十分钟走。”

  “赶快去吧!”

  立刚望着佩华走远,才对志远说:“刚上班没多久,好的一个女孩。志远,决定在台湾留下吧?”

  志远淡淡笑笑,不置可否。

  4yt

  小方拍拍口袋,摊摊手。“罗平,你跟佩华说一声,结婚嘛,不要发贴子害人!我的薪水每一钱,都被莉奇榨得干干净净,拜托佩华别害我!替我带句话,关心是不花钞票的,告诉她,我祝福她婚姻美满。贴子呢!不必给我了。”

  玛莉斜视小方。“唉,你还不是普通的小器哦!这种小器到不修边幅,我想了都头大。我要鼓励佩华大事铺张,至于帖子嘛,嘿,小方,我替佩华亲自送到你家,到你手上。”

  “好了,你们两个别唱双簧了,结婚的是佩华,要你们瞎心?哦,对了,玛莉,佩华请你当女傧相,我当男傧相。”

  “喝!可不是普通的巧!咱们两个双方的前任男友跟前任女友,有趣吧!”

  玛莉兴高采烈的,突然一扯罗平。

  “喂,罗平,明天又是倒楣,搭你便车去吧!”

  “什么倒楣!”

  “礼拜天呀,韩梅叫我假装领养念心,好起念中的手足之情。本还觉得好玩的,可是一做好久,又不是做礼拜,一到星期天就要去,再装下去,都快穿帮了,而且还花好多钱。”

  “没爱心,这也值得拿出来抱怨哪!”小方逮着机会糗回去。

  罗平及时制止玛莉的花拳绣腿。“好了,别吵了,反正我要去找韩梅,明天接你一块去。”

  4yt

  佩华擦了擦口红,又梳梳头,门铃响;佩华脸上漾着笑,跑过去,入了徐良宏。

  “罗平说,小方叫我们结婚不要铺张,免得害他接帖子,这死家伙,我非寄给他不可。”

  手沏了杯茶,放到桌上,才看到徐良宏复杂的表情。

  “伍家的事讲清楚了吧?你一定要对小强好好解释,做个妥善的代。”

  徐良宏想了很久,才望着佩华,语气干涩:“佩华,我想了很久——我并没有那么恨培英,我一直误会自己的感觉,事实上,不是那样。”

  佩华呆立,徐良宏抬起头来,脸上挂歉意。

  “佩华,我是来——,请你原谅我——,你是个坚强的女人,有的是条件。”

  “你们——要复合?”佩华呆滞地问。

  “如果,你能谅解的话。”

  “谅解——,要我谅解?”僵死般的佩华,突然狂叫:“我不谅解!徐良宏,你算是什么人,你!

  你滚,滚回伍家,是你求我结婚的,你!”

  顺手抓起茶杯砸过去,杯碎了,茶水四溢,也将感情溢了出来。

  “滚回位家去当有钱人的女婿,你可以少奋斗二十年,这是你这个卑陋的人讲的,滚!”

  泪,一颗颗滚落,佩华疯了般地狂嘶:“徐良宏,带着你肮脏的人格滚!出去!求你出去!我求你这个可的人出去,不要再来践踏我的感情!宾!”

  4yt

  罗平和韩梅有说有笑的,李惠珍走到茶几旁,拨电话,电话没人接,她困惑地再拨。

  “罗平,今天佩华要跟徐良宏谈婚事,我想问她结果,怎么老接不通?”

  罗平替韩梅抱过宝儿,走向惠珍。“妈,我送韩梅回去。

  “罗平,佩华的电话很奇怪。”

  罗平困惑的望向惠珍。“妈,你说佩华电话怎么回事?”

  “有人接,但不讲话,还用力摔,很不对劲。”

  “我马上过去!韩梅,你自己回去。”

  “不,我去,你在家陪小同。”惠珍拿了皮包匆匆出去。

  韩梅带着宝儿困惑的离去。

  4yt

  佩华泪已渐渐干了,手腕却着血,虚弱的瘫着。

  门口惠珍的敲门声,一声急过一声。“佩华——佩华你开门呀!”

  佩华却一动也没动,望着脚边的刀子,任血着,逐渐虚弱。

  4yt

  罗平呆楞的放下电话,冲向门口。

  惠珍焦急的敲门。“佩华——佩华,你怎么了?”里面仍没有反应。

  罗平匆忙赶到,大叫:“半天了,没反应,我来!”

  用身子猛撞门,没用!便顺手扯过一铁条猛敲。

  门开了!罗平,惠珍呆震,尖声的叫:“佩华!”

  4yt

  佩华挂着吊瓶,一脸的憔悴,避开罗平的目光。

  “为什么这么做?不要骗我,我要知道,像你这么坚强的人,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做?”

  “不要说我坚强,我讨厌这两个字。”佩华挥动着手。“我坚强就该得到所有不好的下场吗?坚强的人就活该倒楣,每个男人都有理由离开我而了无牵挂?”

  罗平用力捉住佩华的手,厉声的说:“你疯了你!才的线,你想再裂开呀!”

  佩华挣扎着,罗平死捉的,终于她不再挣扎,靠着头,幽幽的说:“什么都别问我了,帮我请两大假,我的老板很关心我,总不能带这只手去上班吧!”

  4yt

  郝志远探个头进来,礼貌的问韩梅:“请问——黎小姐住这个房间吧!我姓郝。”

  躺在上的佩华回过头,讶异地说:“郝先生,怎会是你?”

  “董事长今天忙,叫我先来,明天他亲自来。”

  “我给你们介绍,这位韩梅韩小姐,他是郝志远先生,我们公司的顾问。”

  门又开了,罗平、小方、玛莉全来了。玛莉大惊小敝的叫道:“佩华,你怎么那么想不开?你没听说过吗?连上帝都不收容自杀的人。”

  佩华尴尬的望了望志远,志远知趣的告退。

  “你那么多朋友,我先走了。”

  玛莉看到鲜花,水果,又大呼小叫:

  “刚才那个人是谁?好帅啊!结过婚没有!你完了!每换一个工作,就有人追你。”

  拿起鲜花,闻了闻。“哗!不是盖,送鲜花的含意我最清楚啦!我猜得最准。”

  罗平一把抢过花,交给韩梅。骂道:“每件事你都准,明天开始,我和小方不必跑新闻了,全由你猜,让我们省点汽油!”

  4yt

  玛莉一边穿鞋,一边拨电话。

  “很惊讶吧!徐良宏,我是没兴趣和你交谈,不过我要证实一下,黎佩华是不是为你自杀的?”

  “什么?佩华自杀!你再说一遍!”徐良宏吓了一跳。

  “哼!果然被我猜中了,你这种个性不脆,长相不佳的人,居然有人为你自杀。”

  砰地一声,玛莉重重的挂了电话,留下那头焦急的徐良宏。

  4yt

  医院里,惠珍陪着佩华。

  王立刚来探望佩华。“志远说你手伤到了,怎么伤到的?”

  “哦!佩华没下过厨房,在我家里拿菜刀不小心割到的,不碍事!”惠珍急忙解释。

  立刚礼貌的望着惠珍。“我姓王,王立刚,这位女土——”

  “李惠珍女士,我朋友的妈妈,上回您不是在办公室楼下见过吗?”佩华介绍着。

  “哦!恕我健忘!”

  惠珍礼貌的点点头。“佩华说你很照顾她,刚上班没多久就请假,实在不好意思。”

  “秘书用的是手,手伤到了,请假是理所当然的嘛!”

  罗平推了门进来,惠珍说:“佩华,罗平来陪你,我先走了,小同快放学了。”

  立刚向罗平致意,对惠珍说:“我也得走了,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司机在外面。”

  惠珍略不好意思的推拒着,罗平说:“就麻烦王先生送我母亲了。”

  惠珍与王立刚离去,罗平说:“你们老板看来人还不错嘛!”

  “听说没老婆,女儿又在美国,怎么样!介绍给你妈妈。”

  “去你的,精神来了,有力气开玩笑了?”

  有人打开门,徐良宏脸内疚地走向前。

  “佩华——,我不知道——我那样做会——”

  佩华冷硬地,看也不看他。“我住院跟你无关,我不没有预约的客人。”

  罗平生疑的往徐良宏面前一站。“佩华自杀,跟你有关系吗?”

  徐良宏难堪的站着,佩华冷漠的说:“笨蛋才为他自杀。”

  罗平一把捉住徐良宏。“是你!我没搞错是不是?不要让我揍错人。”

  佩华咆哮似的大叫:“出去!你不配!瞎了眼睛也不要为你自杀!出去!”

  这边的罗平已疯了似的往徐良宏身上拳打脚踢,徐良宏的嘴角出了血,却未还手。

  罗平不罢休的又扑向他,佩华冲过去拉住罗平。“够了!”她冷冷的注视徐良宏,一字一字的说:

  “在没有变成残废之前,你趁早滚吧!有一句话你必须听清楚,我不是为你自杀的——我杀的是我的自尊心,这点你要清楚,不要留在这里被羞辱,虽然你是个没自尊的人。”

  徐良宏怀着歉意的走了。

  佩华望着罗平,眼里浮起一抹清清的光辉。

  “虽然七、八年的感情被你甩掉,但,我到一个真正的朋友,——以后还要说我坚强吗?韩梅经过了那么多生离死别,她还是咬着牙活下去,我只不过区区一个男人主动提出分手,就拿自己生命开玩笑。”

  佩华涩楚地望着罗平。“坚强,哼!我现在多恨听到这两个字。”

  4yt

  玛莉嗅了嗅瓶里的花。“嗯,好香,喂!我猜的事都准吧!害佩华的是‘徐不良’,那个郝志远在追佩华,看唷!天天一把鲜花,把我羡慕死了。”

  小方一旁扫兴地说:“哼!人家送的是佩华,你陶醉个什么劲?”

  佩华脸上一抹羞涩。“他是奉董事长之命来的,你们别那么好心,扯个人来垫底。”

  罗平看到眼底,说:“谈点建设的话,佩华明天出院,小方,你跟我去把她那间被打劫过似的房子整顿整顿。”

  “我呢?我做什么?”玛莉问。

  小方说:“你少搅和了,你替我和罗平跑新闻。”

  “喂喂,不要让我又感动,又丢脸好不好?”

  佩华坐在上。“也不完全是为他自杀的啦!一大半为了面子啦!”

  小方拿了拿烟。“面子算什么嘛,唉!卖出去不是不值一包烟的钱,来,烟。”

  罗平开了门。“好了,你们回去吧!不要忘了明天的事,走哇!小方。”

  小方扛起相机,拖了玛莉离去。

  罗平问佩华:“你对他印象怎样?”

  “谁?哦,郝志远啊?印象!”隐隐的笑意挂在佩华嘴角。“没什么,只是,如果他追我的话,可以捡回一点自尊心,如此而已。”

  罗平诚恳的说:“佩华,痛也痛了,血也了,快乐起来吧!不要让大家陪着你难过。”

  4yt

  韩梅内疚极了的望了望罗平。“罗平,如果我没有去找徐良宏,——我有责任。那个叫郝志远的男人,佩华是不是——”

  罗平翻了个大白眼。“你希望他追佩华是不是?好减轻你心中的内疚。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呀!总不能拿刀强迫佩华,手上的疤痕都还没有消,就立刻接受另一个男人!”

  韩梅微微悒郁的:“罗平,你不知道,除了念中、念心、萍萍,还有宝儿的问题最——”

  “我只关心你什么时候把那群孩子解决,好嫁给我,上车吧!送你回去。”

  4yt

  院长严肃的说:“我不许你再提这个事,宝儿能认,能认妈妈的时候,能明白自己没有爸爸的时候,你爱带她走我没话说,现在不准。”

  “妈,为什么你向着韩梅,我是你媳妇——”

  美智狠狠的瞪韩梅一眼。

  “铃!铃!”电话铃响了。

  院长接起电话。“喂!找哪位?”

  志远激动不平稳的:“我是——我——”握了半天,才说:“我找——韩小姐。”

  韩梅闷闷的接过话筒:“喂,我是,请问——”

  “韩小姐,我是郝志远,那天在医院见过的,还记得吗?请不要院长知道谁打来的,我有事想找你谈,请你帮忙。”

  韩梅楞楞的放下电话,望着院长。

  “怎么回事?”院长关切的问:“怎么讲话鬼鬼祟祟的,是朋友吗?要当心点!”

  “院长,我有事,想出去一会儿。”韩梅慌慌张张的离去。

  美智嘲讽的说:“哼,又是男朋友,又是莫名其妙的男人,宝儿在她手上,我能放心吗?”

  院长不的制止:“闭嘴,韩梅是怎么帮助你的,你全忘了?没有韩梅,到死我都不会知道我有个孙子在自己的育幼院里。”

  4yt

  “郝先生,那天你送我回去,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请明白告诉我好吗!是不是你有孩子——在育幼院?”

  郝志远望了望韩梅,侧开脸。“我没有孩子在育幼院,——我母亲在育幼院。”

  韩梅震惊的望着志远。“你是院长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回去见院长呢?”

  郝志远幽幽的吐了口烟。“不要问我原因。”

  “那,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你不想见你太太吗?”

  郝志远讶异的望着韩梅。“你知道我的事?”

  “还有你的女儿,你见过——有一天在医院你看到的小女孩。”

  志远一阵激动。

  “她们都在育幼院,你知道吗?你母亲,女儿,还有你太太。你们——”

  “你知道什么?我请你出来,只是想知道我母亲的近况。”

  “你女儿呢?”韩梅问。

  “太多的过去——我不愿再想,现在我脑子一片混乱,请让我思绪整理好,再跟你连络。”

  韩梅纳闷而不解的:“为什么你不肯见——”

  志远打断了她的话:“对不起,我先走了,请不要在我母亲面前提起。”

  丢了一张钞票,留下一脸惑的韩梅。

  4yt

  “黎小姐,一起吃饭好吗?”黄昏,郝志远来到佩华办公室。

  忙碌的佩华头也没抬便说:“常让你请,不必了。”

  佩华拿起皮包,看到志远殷切的盼望,笑着说:“好吧,一起去吃晚饭。”

  晚上在烛光、花香中度过。

  站在门口,佩华笑笑。“谢谢你的晚餐,我不请你进去了。”

  “谢谢你陪我度过这个晚上,我很久没跟人聊得这么愉快。”

  “也谢谢你听我惨败的感情故事,听得那么专心。”佩华自嘲的说。

  志远脸上一抹苦楚的望着佩华。“那算不了惨败,开不了口的故事才叫惨败。”  wwW.vlIXs.cOm 
上一章   她是我妈妈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她是我妈妈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十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她是我妈妈是玄小佛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她是我妈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