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粒小说网提供她是我妈妈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微粒小说网
微粒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总裁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架空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乱的桥梁 男按摩师 岁月人生 极品流氓 舂心萌动 朝夕承欢 邪神风流 百美娇艳 兽人老公 女扮男装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微粒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她是我妈妈  作者:玄小佛 书号:11018  时间:2017/4/8  字数:13681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小方忙在墙上贴喜字。

  莉奇穿了身红色喜气的洋装不停的照镜子,房子整理得干干净净,小茶几上摆了点心。

  罗平静静坐着,小方又走到另一角贴上“未婚先得子”

  莉奇打小方,一把扯下来。

  “我小方虽然不是什么体面的人,妈的,结个婚也不能草率得像见不了人似的。”

  “你贴的什么字嘛,神经兮兮的,不准贴啦!”

  小方一边抱怨,一边往喜字上贴胶水。

  “文具店买张结婚证书,来两个人签字,算什么嘛!”

  罗平渴望又矛盾的望门口,似未视小方和莉奇的笑闹。

  4yt

  韩梅站在公寓楼下,正要进大门。

  一部计程车在她身后停了下来;李惠珍自车上走下来。韩梅回头看了眼,踩进大门的脚,触电似的收了回来,惊恐的望着惠珍。

  “罗平在上面,你不清楚吗?”惠珍声音,转为冷讽的温和。“让我跟我儿子之间,保持我们母子的感情好吗?”

  韩梅斜低着头。“——我不上去了,不要说遇到我,…我走了。”韩梅强抑痛楚转身。

  惠珍僵冷的表情,微转感激与难过。“韩小姐!”

  韩梅停步。

  惠珍说:“谢谢你!”韩梅无言的望着惠珍,离去。

  惠珍望着韩梅的背影,一股心酸与不忍自心底漾开,然而为了儿子,她不得不自私些,,拢拢发角,惠珍走进了大门。

  门铃响了,罗平似触电般神情振奋。莉奇跑去开门。

  小方促狭的撞了撞罗平。“别那么激动。”

  小方指了指墙上的喜字。“有那么一天的啦,迟早的事啦!”

  门开了,莉奇、小方、尤其罗平,都楞住了!

  罗平勉强笑笑。“妈!你怎么来了?”

  “小方是你的好朋友,我能不参加凑个热闹吗?”惠珍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小方!崔小姐!不晓得送什么好,一点小意思。”

  小方撞了撞莉奇,莉奇勉强笑笑。“谢谢伯母!”

  小方:“伯母!请坐!”

  罗平纳闷未语,疑惑的望惠珍。

  小方望罗平,连忙笑脸对惠珍。“伯母,请用点心,我这个婚礼是货真价实的简单隆重。”

  惠珍拿了颗糖,笑着看看表。“奇怪!怎么韩梅还没来?其实,不谈感情,大家还是朋友嘛!再不来,我看我只好替她做崔小姐的证婚人了。”

  屋中一片尴尬,惠珍又故意看表,微笑。“罗平!要不要打个电话,会不会韩梅忘了?几号?我来打。”

  纳闷、疑惑的罗平,突然痛楚的大叫道:“妈!被了!不要再演戏了!我不知道你玩什么把戏,但你心里清楚,你玩了什么把戏!”罗平激动而无法克制的冲到门口,回过头。

  “我答应做你要的儿子!彬着答应的!你何必做得那么绝!为了什么?”说完,罗平拉门冲出去。

  “罗平!”惠珍尴尬的站起来,诉冤般的面向小方、莉奇。“他的好朋友结婚,我来参加,他说我作戏,我会这样做吗?”

  看到小方,莉奇没说话,惠珍悻悻地走了出去。

  莉奇关上门,不的:“罗平怎么会有这种妈,说谎都不打草稿。”

  小方说:“也许她真的是冤枉的。”

  “你真傻还假傻,白痴都看得出来!”

  小方摊摊手,摇摇头。“这婚礼真是简单隆重,连个证婚人都没有,我看,我们就不合法的生下个私生子吧!”

  莉奇懒得看小方,愁眉思索。“我不是普通的讨厌他妈妈,我是强烈的讨厌他妈妈,我确信是她阻止韩梅来的!”

  4yt

  罗平望着韩梅。韩梅避开罗平的视目光。

  “你去了,对吗?”罗平说。

  韩梅摇头,不敢看罗平。

  罗平视的走近。“她阻止你的,对吗?”罗平手捶书桌,痛楚的。

  韩梅怯声的望罗平。“别这样,罗平,答应我,回去不要说来找过我,…不要拆穿她。”

  罗平望韩梅,突然把韩梅搂在怀中,声音哀痛:“韩梅,我不管谁来阻止!我再也不让任何人来摆布我了,…韩梅——我不要让任何人阻止我…,我不要我们都活得那么痛苦…,我绝不肯再被任何人阻止!”

  一切都像没发生过的,泪水再次冲去了问题。

  突然,韩梅惊悸地挣脱罗平的双手,望着出现的人。

  罗平愕愣中,愤急的回头看见了他的母亲。

  惠珍声音冷硬地盯着罗平:“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又转向韩梅,森冷异常的。“你呢?你又是怎么说的?你叫我不要说你去过?现在你当好人,我落个恶人?你成了个委曲求全、明理的女人,我在儿子眼里,成了个蛮横、狡诈的母亲!”惠珍气得转头就走。

  罗平匆忙的转向无措的韩梅。“我今天一定要把我们的事说个清楚,你等我。”

  4yt

  惠珍一语未发,恼羞成怒的坐着。

  罗平替惠珍在咖啡里加糖,表情沉痛,难过。

  “妈!我们好好的谈谈好吗?”

  惠珍仍不看罗平,声音冷漠:“我们还能谈吗?她做得那么漂亮,漂亮到我在我儿子心里,连讲句话的余地都没有了。”

  “妈!”罗平无奈而难过。“我答应过你,可是——我真的对她——我很——”

  惠珍把目光落在罗平脸上,盯着。“我替你说完好吗?你真的很爱她,纵使你跪着对我发过誓,我一天不死,那个女人就像块石头,刻在你心里,长了青苔,愈滚长得愈多,拿都拿不掉,我都替你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讲的?”惠珍声音哀凄、心底的醋意全散了出来。“我养你这么大,我何必要替你心!何况那块长青苔的石头把你的心包得密密的,我要到我儿子心里去,连个都找不到。”

  罗干难过的努力抑制爆发的情绪:“妈!每一个儿子长大了,他心里除了生养的母亲,他都会再去要一个女人,妈!我牺牲一次,…让我去爱韩梅,让我像从前一样,骄傲的觉得我有一位伟大的母亲,让你的儿子心里同时并存两个女人,…

  妈——”

  惠珍哀漠地未语,目光呆滑。

  罗平愁烦地低诉:“如果你坚持,…你摇头,我放弃韩梅,但我求你,…,但我求你…

  不要摇头。”

  “我不摇头,你去找她吧!…我再也不会摇头了,儿子长大了是会有另一个女人。”惠珍呆麻的站起来,悲而冷的声音,疲倦的说:“我不会再摇头了,你去找她吧。”惠珍拿走皮包,沉重的离去。

  4yt

  罗平坐在咖啡店里,佩华进来,自己拉椅子。

  罗平望了眼远去的良宏的车,再望佩华。“怎么?他不高兴啦?”

  佩华没事地拿了罗平的烟。“他以为他爱我。”佩华口烟,轻描淡写的笑笑。

  “人常常误会自己,掉在大海里,找到一块浮木,就以为这块浮木能救回自己的命,当他真的回到岸上的时候,他才会发现,是路过的船拉他上来的。那块浮木,几天以后就被他忘光了。”

  “你实在够复杂,我懒得了解你了,没发生的事,一天到晚做预言,既然这样,你干嘛当块浮木!”

  佩华弹弹烟。“我自己的事,我有能力解决。

  讲吧!我还要赶回去发稿。”

  “早知道,将就?娶你就算了,掉到什么狗心都会痛的爱情里,给自己找麻烦。”

  佩华瞪了罗平一眼。“把你的小眼放大,看清楚点,将就点,我那么好摆布呀!要讲什么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

  罗平感慨的:“你的个性分韩梅一点,我现在就没那么苦恼了。”

  “你快讲好不好你?废话说不停,赶快谈主题啦!”

  “主题就是韩梅是滩水,灌进什么模子,她就是什么样子。我妈眼珠一瞪,她就吓得再也不敢见我了,我找了她几次,院长都说不在。”罗平不的重捶了下自己的额头,“他妈的!主题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什么女人站我面前我都没兴趣,韩梅那个要死不活的样子,我怎么看怎么爱。”

  罗平摊摊手:“妈的,想想都觉得自己兮兮的。”他颓丧的往椅背一靠,“暂我跑一趟吧!”

  佩华好笑的看看罗平。

  “要嘲笑我尽管嘲笑吧!我已经承认自己兮兮的了。”罗平点了支烟,仍一脸颓丧。“她不见我,但不会不见你,叫她不要那么没主见,我妈妈是个问题,但那个问题可以解决,请那个没主见的女人不要再增加一个问题。”

  佩华看看表,望了望罗平。“主题谈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罗平望着她,思索地。

  “干嘛那样看我?我又不是韩梅。”

  “其实,你对徐良宏可以认真点。”

  佩华笑笑,神情惆怅。“我自己知道,爱情是不是真的找上我了。你让我受过一次伤,你还想看我受伤第二次?”

  4yt

  佩华赶回家是为了赶稿,没想到门才关上,门铃就响了。“我就知道是你这个突击部队。”

  良宏自己带上门,一脸不。“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回事?”

  佩华转身,倒茶。

  良宏一把捉住佩华。“不必把我当客人!愈想我愈气,你白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佩华没事般。“我说了什么?”

  良宏无奈的放松佩华,坐下。“气得想找你打一架,你又不是男人,把你当女人要跟你好好谈谈,你又像个男人,我就不晓得我喜欢你什么?”

  佩华像待小孩般的,轻拍了拍徐良宏的面颊。

  “没事赶快回去吧!明天我忙得很,又要截稿,又要帮罗平去找韩梅,帮个忙,我想早点睡了。”

  良宏不悦的大叫:“你有没有毛病!罗平爱上别人,出了麻烦,你还去治病!有这个时间,怎么不帮我忙?”

  佩华和颜悦的:“帮你什么忙?”

  大声的良宏,沮丧下来。“培英又打电话给我了,哭得都快死过去了,她那个儿子,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约了明天跟她见面,每次看到她,我都一阵心痛。”

  4yt

  伍培英哀怨的缩在沙发里,一双哭无泪的眼,幽幽的。

  徐良宏爱莫能助,心疼的望着培英。“你妈妈呢?”

  “一早就出去了,每天司机带着她跑,一点蛛丝马迹她都不放过。”培英悒郁地。“我找不到他了,…我不敢抱希望能找回我的孩子!”

  良宏握住培英的手,温和的:“不要说气馁的话,心情放松弛点,你爸爸跟你妈妈那么难的关,居然都通过了,还有比那更难的吗?不要每天泪汪汪的,会找回那个孩子的。”

  培英轻声泣:“我想到都心痛,生下来就把他丢在育幼院,那位韩小姐说,他天天喊着要一个家,…我让他做个有家归不得的孩子,…他受那么多苦!我为什么心会那么狠…,天罚我…”

  良宏搂着培英,怜疼。“不要谈过去,不要责备自己,你心不狠,天不会罚你,上帝知道你有苦衷。”

  门铃响了,忆如擦着汗走了进来,一见良宏,笑咪咪的说:“良宏,怎么会过来的?”

  “坐坐,阿香,茶也不会倒一杯!”转向培英,笑容消失,怒骂道:“哭!哭!孩子哭得回来呀!我两条腿跑掉了!我喊都没喊一声!自己做的事!

  你还端模端样的对良宏哭!孩子找不到你再哭不会嫌迟的!”

  良宏不忍地望培英,礼貌的面向忆如。“培英已经够难过了,别再…”

  “她难过我不难过?她爸爸不难过?虽然生的是个没爹的孩子!好歹是伍家的!是个孽种也是伍家的人!”说到这儿突然气极败坏的坐下哭。“连房间都找人布置好了,从头到脚的穿着,的买了几柜子;玩具都要堆到屋顶了,听说那家人环境不好,…想到我就恨,怎么我会生出培英这种女儿!到底是培英造孽还是我造孽!”

  培英自责,神情哀楚的叫了声:“妈!”

  忆如看也不看培英。“别喊了!喊什么?十九岁就不干不净的当了妈!人前人后,看了你,都夸我生了个多乖的女儿,我那个乖女儿,孩子随便一扔,一扔七年,你让孩子喊过你一声妈没有!”

  良宏不忍的拉起培英,微笑面向忆如。“我带培英出去走走。”

  不等忆如反应,便一把拉起伍培英往外走。

  4yt

  “你在演三十年前的电影吗?因男友的母亲反对,你就躲在房里哭。”

  佩华显得有些气恼。“你是章回小说里面的女主角,还是想做大仲马里面那个自怨自艾,死在男主角怀抱里的茶花女?你以为你牺牲得很伟大?”

  韩梅仍无反应的坐着。

  “韩梅,你这样做,没有人会对你歌功颂德,除了足罗平母亲的占有,你只得到一样东西,罗平痛苦,你伤心,然后——浪费我的时间!你实际一点好吗?罗平的母亲不是上帝!”

  韩梅感激地望佩华。“谢谢你!罗平的母亲不是每一个人的上帝!”韩梅情绪感伤的微低头。

  “但她是…,我希望她是罗平的上帝,…谢谢你这样对我…,我只想到,我曾经也是人家的母亲。”韩梅抬脸望佩华。“别再为罗平的事来找我了,我很感激你,因为我,罗平跟你分手,你还这么对我,麻烦你替我转句话给罗平,谢谢他这段日子给我的感情…”韩梅神情酸涩,声音哽涩:“不要为我失掉一个付出这么多的母亲,我当过母亲,母亲的心痛起来,怎么补都补不回来。”

  4yt

  罗平一口、一口的吸烟。

  小方拿着报纸,拼命散烟雾。

  “罗平,你把烟熄掉行不行?我老婆肚子里有个国家未来的主人翁,我待你不薄,你少害我儿子好不好!”罗平站起来,烟一熄,往门口走。

  “你干嘛你!”莉奇拦住罗平,责备的!“坐下,到我家来还要看你的脸色?”

  小方把烟丢过去。

  “我老婆叫你坐,吧!反正我跟莉奇都是头脑简单的人,也不会生出什么天才来,朋友有难,两肋刀,将来生出个白痴,我也认了!”

  莉奇捶着小方,“你头脑简单不要拖我下水。”

  “莉奇,对不起。”罗平有气无力的,抱歉的望望莉奇。

  “我被韩梅搞得什么都忘光了,院长要我转告小方,嫁出去的女儿也有回门的,叫你们回去一趟。”

  莉奇欣喜的拿东西砸罗平,笑着:

  “这么重要的事现在才讲,院长还以为我将她忘了呢!你好混帐!”

  “啊炳!我也差点忘了,佩华昨天到报馆没找到你,她叫我转告你,韩梅——”

  “我知道,昨大晚上我去找过佩华。”

  罗平望望小方,莉奇,双手支撑着额头。

  “——见到韩梅,替我问她好。”

  4yt

  罗平四处游晃,终于晃了回家,是惠珍开的门,冷冷的,看也不看罗平。

  “今天不跑新闻吗?”

  罗平发狂般的大叫起来:

  “你还不满意吗!我不会再去找韩梅了,你可以不用再天天用这种冷面孔对着你儿子了!”

  惠珍惑不解的呆着。

  罗平歇斯底里的狂叫:“你是上帝,你是我的上帝,我不能失掉一个为我付出这么多的母亲,母亲的心痛起来,怎么补也补不回来!这是韩梅的话,你不满意!”

  罗平气的捶着墙,大叫:“这次我不用跪着对你发誓,从今天开始,你是上帝,你要一个什么儿子,我就做你要的那个儿子!”

  说完,拉开门冲出去,没入夜里。

  惠珍呆站着,扶着墙,呢喃自语:“——我做错什么了!”终于,这位坚强的母亲掩面轻泣:“——他那么恨我,我做错了吗?我错在哪里?”

  4yt

  萍萍站在韩梅后面,秀玲捉,萍萍躲。

  “礼拜天来接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想挨揍是不!”

  “你骂爸爸有酒女,你也是,你自己也是,我不要跟你出去,礼拜天你不要来接我,不要来看我!”

  秀玲悲痛的哭出来。“生下来我就该淹死你,我为什么要养你到现在,让你来看不起我,我生你干什么!”

  秀玲哀拗地扶着墙,失声痛哭,对韩梅倾诉:

  “我有什么办法——,一身的债——,我有什么办法!谁愿意赚那种钱,谁喜欢去那种地方——我有什么办法!”

  “我会让萍萍慢慢的了解,你不要难过,这段时间你先不要来看萍萍,孩子不懂事。”

  “我怎么不难过,她爸爸生意做垮,带着女人跑了,支票背书,全是我的名字,我去坐了一年牢,从牢里出来,还得去替他还债…”

  秀玲愈说愈伤心,愈不甘心。

  “我当然难过,我为了谁?如今落到女儿来骂我坏人,我为什么不难过!”

  秀玲从激动中,低的缩成一团,屈蹲在地上,捶打着地面。

  “我心都碎了——但我在萍萍面前竭力扮好妈妈的角色,谁知道上星期给她碰上了一个客人,她——,我才不在乎别人,可是萍萍这样对我——我心都碎了…”

  韩梅难过的蹲下来,扶着秀玲泣的肩。

  “我又要叫你陈太太了,让陈先生回到你们母女身边吧,你回去想想,这是最好的办法,萍萍——她需要的不止是妈妈,她需要的是父母两个。”

  韩梅扶起哀泣的秀玲。

  秀玲难舍的望一下墙角的萍萍,默然离去。

  韩梅心酸的望着离去的秀玲,眼光正好触到站在一边的马美智。

  “——韩小姐——方便的话——”美智困难地:“你能带宝儿出来吗?——不要问我原因,我只想——只想看宝儿,千万不要让院长知道。”说完,美智匆忙掉头就走。

  4yt

  “嘟!”一辆计程车正好停在韩梅面前,小方、莉奇从车里钻了出来。

  莉奇见韩梅,兴奋大叫,抱韩梅,像小孩似的。

  “韩梅,想死你了,结婚真没意思,一点都不好玩!”

  莉奇兴奋的笑容,突然凝结了,难过的望韩梅。

  “——真的不再见罗平了吗?”

  韩梅故意转移话题:“快去看院长,她在等你们。”

  莉奇推推小方,轻声的:“院长——”

  院长故意不抬头。莉奇走到院长身边,撒娇地扯着院长。“不要生我的气,是你自己叫我回来的,又要——”

  “又要怎么样!我不叫你,你就不会回来了是不是!”院长板着脸,睹气的上下打量莉奇,看了小方一眼。“他对你好吗?”

  小方上前,笑着:“家事都是我做的,外带烧三餐饭。”

  院长板着脸,出微笑,雨过天晴的搂着莉奇。

  4yt

  徐良宏颓丧的抽烟,苦叹摇头。

  “怎么才能找到呢!唉,看到培英,真是叫人心痛。”

  佩华头猛一抬,不是味道的望着良宏。

  “良宏,我们结束这场爱情游戏好不好?趁大家都还没有太爱对方之前,不要再继续玩下去了。”

  “谁跟你玩!”良宏捉住佩华手臂。“谁说我在玩?如果你信任我徐良宏,明大我们就到法庭公证结婚!”

  佩华轻拿掉良宏的手,淡淡的说:“我没胆,谢谢你的冲动,来,我们谈谈伍培英的事。”

  4yt

  罗平一面扣着扣子,一面从卧室走出来,惠珍把牛、面包放在餐桌上,看都不看罗平一眼。

  “妈,小同上学啦?”罗平干咳两声,故意找个话题讨好母亲似的。

  “幼稚园车子早接他走了。”

  惠珍表情冷漠的把维他命往罗平面前一放。故意东摸西摸,声音仍冷冷的:“维他命不摆在你面前,就没见你去拿过。”

  罗平放下牛杯,走到惠珍面前。“——妈。”

  惠珍不看罗平,声音故作漠不关心的:

  “什么事?样样都得给你侍候好好的,是不是还得下去替你洗车?”

  “妈——,我们不要再冷战下去了好吗?”

  惠珍不讲话,走开了。

  “妈——”罗平声音有些哽:“——很久我没有喝到你端给我喝的牛了。”

  惠珍避开,声音仍冷:“都要冷了,难道你要我重冲一杯?”

  罗平激动而感动的拉过惠珍手臂。“妈!不要这样跟我讲话好吗?”

  “我好久——,我好久没有——,我都快忘记从前的我们母子——,像今天这样,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不要再跟我冷战了,你不晓得我…”罗平眼眶微红。“妈,你对我真的很重要,我的记忆力没有那么坏,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到高中毕业,每天中午都是你提热便当来的,我的同学都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妈妈,——从你嫁人以后,一切都…,我们都变了…”

  惠珍微微感动的跌坐沙发,手支着额,轻声饮泣着。

  “你对妈妈来说——,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妈承认没有像从前那样做一个周全的母亲,可是妈必须分神去照顾明昌跟小同。”惠珍难过的拭眼角。

  “我嫁给明昌——,我能把一颗心只放在自己儿子身上吗?小同虽然不是我生的,明昌待你也像自己亲生的儿子,我是不是要同样的去对待他的儿子呢?”惠珍略感委屈。“我晓得你不满意我照顾明昌,小同,我何尝不晓得,我何尝不晓得你的心理!但我嫁给了明昌!我能怎么样,你到现在连叫都不叫他一声,我只有从别的地方去弥补…”惠珍抬起泪眼,幽怨地。“罗平,在妈心里,谁都没你重要,你爱韩梅爱得把妈忘了,我才那么发疯的去你,因为你对妈太重要,再没有一个人比你对妈重要。”

  罗平扑伏到惠珍膝前,眼眶

  “妈——,该说自私的是我,你改嫁——,我那样的态度你都忍我,你来阻止我的感情,我完全不顾你…妈,该说自私的是我——,我只顾我自己…”

  惠珍抱住罗平的头,脸上出欣慰的泪。

  4yt

  韩梅走到一简陋,微破的住宅区,对了对手上的地址,敲门。

  陈志雄开了门。“——韩老师。”

  “我能跟你谈谈吗?陈先生。”

  志雄窘迫的说:“屋子很——,不好意思请韩老师进来。”

  “没关系,我是来跟你谈萍萍的事。”

  屋子只有三坪大,很简陋,头摆了张萍萍、秀玲、志雄合照以及与秀玲的结婚照。

  “你太太跟你女儿都同样固执,大人受苦,小孩跟着受苦,你不想把这个家再救回来吗?”

  “——她不会肯见我,我找过她,没有用的,我太对不起她,我从前太对不起她。”

  “你以为一次,两次就能解决吗?陈先生,你自己承认从前对不起萍萍的母亲,现在萍萍连她母亲都不肯见,难道就对得起萍萍的母亲?陈先生,现在后悔这些没有用的,萍萍要爸爸,也要妈妈,你对不起你太太在先,硬着脸,你也要去求她的原谅,求到一个完整的家。”

  志雄望着韩梅,是感激。“——谢谢你,韩老师,——我去——不管她怎样赶我…”

  4yt

  门铃声,佩华皱着眉,犹豫了半天才开门。

  良宏直往屋里走,**坐在沙发上。

  “到我这儿来,像回自己家似的,一**就坐下,房子你租的吗?还是我们有什么合法的关系?”

  良宏皱眉看佩华一眼。

  “以后有事,请你在办公室谈,我这里既不是咖啡店,也不是公共场所,单身女的公寓,天天半夜跑来个男人,别人怎么看我不管,但我自己很在意。”

  良宏研究的望了佩华好一会儿,声音温柔:

  “佩华,你是不是把我对培英的闲心扭曲了?

  最近态度愈来愈怪,不要害我失恋好不好?”

  佩华无动于衷的淡淡笑了笑。

  “罗平跟我分手之前对我说,他只是同情韩梅,最后,他来告诉我,他爱上韩梅了。告诉我,还要多久,你会带着内疚的心情,请我原谅你因为关心而爱上你原来的老婆?”

  良宏的温声转为咆哮:

  “我爱的就是你!我讨厌你那颗比雷达还感的脑袋,我跟罗平不同,你不了解吗?好不容易离婚,我做一点补偿犯法吗?我只是把培英当作一个朋友!”

  “我不需要别人对我咆哮,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能影响我的,只有我自己,可以请你放低音量吗?”

  良宏看了佩华一眼,睹气似的转开脸。

  佩华走到良宏对面,声音温和:“有一件事我要你做到,在伍培英跟你七年的纠没有完全整理干净之前,请不要每天晚上跑到我这里来心痛,也请你不要再对我提爱跟结婚这些字。”

  佩华潇洒的拍拍良宏赌气的脸,继续说:“听进去了吗?很小的要求,你能办到的。”

  4yt

  “马小姐,我要知道你跟宝儿和院长之间的关系。”

  “我一直没有告诉院长为什么老带宝儿出去,但,今天你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直接去问院长,是你要这样我的!”

  美智慌乱的头,哭出声。

  “不要问她,——我对不起郝家——我对不起她儿子——你不要问她…”

  “不要激动,告诉我,我是来帮助你的,你让我证实你就是院长的媳妇,让我替你解开苦衷。”

  美智惊骇地望着韩梅,一句话说不出来。

  “你就是院长那个怀着孩子,跟院长儿子分手的那个媳妇吗?”

  美智震惊,呆兀。“…谁…谁告诉你的?”

  韩梅友善的抚抚美智的手。

  “马小姐,为什么把宝儿留在育幼院?院长到今天都不明白她儿子跟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不要再逃避了,你不愿认宝儿吗?你要一辈子掉着眼泪让宝儿喊你阿姨吗?”

  美智捂着脸,痛苦的着泪。

  “…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我先生结婚没多久就有了外遇,那时候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我不肯原谅他,他怎么求我都不肯原谅他,连生孩子,我都不让他来看我——”

  美智再拭擦泪痕,脸上着无限的悔意。

  “我找律师办了离婚手续,不让他见孩子,他又不敢找他妈妈说,因为他自己不对,最后他就出国了,——孩子生下后,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向我求婚。”

  美智的泪又大量涌出。

  “…唯一的要求是不要宝儿…,我为了自己能有个好婚姻——,把做母亲的责任都忘光了。”

  “我就这样把宝儿送走了,但那个婚姻只维持了半年,——我失掉了女儿,只换到半年的婚姻。

  我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不肯原谅宝儿的爸爸,造成一家四分五裂——我对不起郝家,对不起院长,对不起宝儿的爸爸——,我怎么开口去找我婆婆

  4yt

  韩梅坐在院长对面,院长含笑的抬头看着她。

  “怎么站了半天不说话呢?”

  “院长——,”

  韩梅艰难的启齿道:“我们这里有个小女孩,她的母亲跟父亲离婚了,因为小女孩的父亲在母亲怀孕时,父亲就有了外遇——”

  院长笑笑。

  “什么父亲、母亲的,你今天说话怎么含糊不清的呢?”

  韩梅咽一口唾后,仍艰难的说:“离婚后,小女孩的父亲出国就再没回来,母亲生下孩于,只好把她送到育幼院,脖子、手腕,挂了将来长大的嫁妆。”

  院长望韩梅,关心的:“你说的是宝儿?”

  “院长…,你忘了你有一个出国一直没消息的儿子,和怀着孩子离开的媳妇吗?”

  “…你是说…?”

  韩梅语调有些干涩:

  “你的媳妇没——,她一直没有嫁——她把宝儿送到育幼院,因为她觉得宝儿是郝家唯一的后代。”

  “我的媳妇!宝儿!”院长惊讶的望着韩梅。

  “我——我是宝儿的…”

  院长呆震的整个人傻了般,激动的低喃:“那个——那个一直不肯被别人领养的宝儿。”

  “院长,她是你孙女,千真万确的亲生孙女。”

  “天哪!我居然不知道宝儿是我孙女——我那造孽的儿子——天哪…”

  院长老泪纵横,抬头望韩梅。“我那——,我那媳妇…”

  “她在外面,我去叫她进来。”

  美智感激的握着韩梅。

  “韩小姐,谢谢你替我隐瞒——她真的愿意见我吗?”

  “快进去吧!记住!你那半年婚姻的事别再提了,你先去见院长,我带宝儿过来。”

  韩梅替女儿穿鞋、梳头。

  “妈妈,你又要带我去凶丈夫伯伯家看那个爱哭的阿姨吗?”

  韩梅望着宝儿。

  “宝儿,念中讲过西游记里有个孙悟空的故事给你听过,对不对?”

  宝儿笑咪咪的。

  “对呀!孙悟空好厉害,他是石头变成的呀!”

  “宝儿,那是故事,天下没有小孩是石头变的,他们都是妈妈生出来的。”

  “我也是吗?”

  韩梅摸摸宝儿。

  “当然,你也是爸爸、妈妈生出来的,宝儿你想要看自己的妈妈吗?”

  宝儿天真的摇头。“我不要,我有院长。”又笑咪咪的搂住韩梅脖子。“我也有妈妈。”

  “宝儿,妈妈不带你去凶丈夫伯伯家,妈妈带你去院长室,——见你真正的妈妈。”

  “我有一个真正的妈妈?”呆呆的宝儿突然显得抗拒的恐惧。“妈妈,我不要被领走,真正的妈妈也不要。”

  “宝儿!…”

  “妈妈,我不要被人领走——真正的妈妈也不要。”

  宝儿死捉杆,抗拒恐惧的望着韩梅。

  宝儿勉强的让韩梅牵着,一面走,一面抬头。

  “妈妈,我会被带走吗?”

  这时韩梅答不出话。

  空儿又问:“为什么我会有一个妈妈跑出来呢?”

  4yt

  院长泪眼的望着美智。“美智,我儿子对不起你,你为什么不说呢?”

  美智惭疚的挂着泪,低着头。

  院长流泪摇头。“难怪宝儿不肯离开育幼院,她着郝家的血,难怪她,不肯离开。”

  韩梅牵着宝儿进来,美智激动的上前,宝儿看到美智,本能的退到韩梅后面。

  “妈妈,为什么爱哭阿姨在这里?”

  院长难过的望了望美智,弯下身。“宝儿——,你知道她是谁吗?”

  宝儿一边瞅着美智,一边紧紧搂院长:“妈妈说我有个妈妈在这里,可是她是爱哭阿姨。”

  “宝儿——”院长忍不住下泪。“宝儿,她不是爱哭阿姨。”

  美智心碎极了!韩梅望美智,扶了扶美智。

  “我离开一下比较好。”

  宝儿大叫着:“妈妈!你不要走!”院长抱住宝儿,宝儿一边回头看韩梅背影,一面反抗的流泪。

  “院长,我不是小强,我不要被人领养,我不要!”

  4yt

  “——你不要难过,小孩什么都不懂,突然要她接受一个陌生的事实,总是比较困难的。”

  “——宝儿下意识里恨我,恨我为了自己,没有负起做母亲的责任。”

  “马小姐,你想得太远了,小孩的感情是要培养的,没事你就来带宝儿出去,多单独相处点时间。”

  美智轻抹了抹泪。

  “我不太能常常走开,余先生二十四小时需要人照顾,——我第二次婚姻失败后,在医院工作,懂了点护理,——余先生给我的待遇很好,——我不想失去这个工作。”

  韩梅勾起感伤般。

  “余先生——他很能谅解别人,如果必要,我可以帮你照顾他。”

  “时间会把最坏的记忆冲刷干净。”韩梅鼓励的望美智。“把过去忘掉,宝儿有一天会接纳你的。”  wWW.vLiXs.cOm 
上一章   她是我妈妈   下一章 ( → )
微粒小说网提供她是我妈妈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六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她是我妈妈是玄小佛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她是我妈妈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